中国农村网 > 农业农村信息化

向左还是向右

2019-10-12 14:33:45       来源:农产品市场周刊-中国农村网    作者:文/魏延安

  

  与前几年热火朝天的场景相比,这一两年的农村电商可谓有些平淡,甚至也有入行几年的人士大倒苦水、猛泼凉水,很有泄气的感觉。其实,我想这恐怕才是农村电商的新常态,过去太急了、太热了,现在把握一下节奏也许更好。

  但围绕农村电商的思考与讨论却没有停下来,前不久,赶街网的掌舵人潘东明谈了“赶街村货”的探索及其初衷。这一探索的亮点在于,农村的土特产品尤其是鲜活农产品,可以通过O2O的方式在县域迅速销售出去,而不是要走遍千山万水,这和我这几年对农村电商的一些思考有不谋而合之处。

  从目前的实际看,电商短期内很难成为山货出山的主力军,而一些太土的本地化产品也很难走出去,农产品本地交易的在线化其实就大有文章可做。

  比如前些年在审定一个县的电商规划时就发现,他们把全县所有的羊肉产量都作为了电商外销的目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养羊大县一般也是羊肉消费大县。后经了解,这个县的羊肉大约80%在当地消费了,那么这个电商规划的出发点就有了问题。

  当然,一些讨论中有时也会出现“非左即右”的偏执思维,现在想就几个当前农村电商的关注问题再做些讨论。

  本地化与外销的问题

  不可以绝对地说,某地的农产品一定要在网上卖出去还是在本地消费掉,必须从实际出发。对于大宗农产品而言,自然是要以外销为主,比如大家熟悉的水果基地县,自然要千方百计外销,因为产量确实太大了。但一些非常本地化的土特产品,其产量不是太大的,那还是就地解决为主。

  当然,也不排除很土的东西,突然在网上就火了,成了外销的主导产品。比如说哈尼梯田的红米,产量本来就不大,但因为旅游火爆,导致红米也跟着脱销,本地化产品就不得不转向外销。同时,也要看经营规模,大多数的土鸡土猪土酒土菜等,以农户经营为主的小规模产品,那还是本地化为主,一旦规模化生产,那也就必须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加工化与生鲜直供的问题

  农产品加工了才好卖,这是行业的共识,但并非所有的农产品都适合加工,有一些还是以生鲜销售为好。比如说小龙虾网销的火爆,就是通过麻辣小龙虾这一网红产品带起来的,从此很难网销的鲜活水产变成了行销全国的美味食品,也让江苏的盱眙、湖北的潜江等地迅速形成了新的产业链。

  但对于蔬菜而言,食在当季,以新鲜为好,所以催生了生鲜电商,其在探索过程中最大的教训是,按工业品电商思维进行的简单套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生鲜产品就地就近供应,则加工化与外销的缺陷就会有相当程度的克服。

  标准化与原生态的问题

  农产品是天生的非标准化产品,这是人所共知的。农产品电商于是把标准化作为前提,但按照工业品电商的要求来做农产品电商,显然是走向了极端,既带来成本高企的问题,而现有的生产体系也很难达到要求。

  于是,又出现让消费者接受农产品不标准的原生态化努力,但如果没有对城市消费者耐心的科普和深入沟通,信任很难建立,更不要说这几年一些不良分子借情怀、扶贫等欺骗消费者,进一步加剧了城乡直接产销对接的难度。所以,无论标准化还是原生态农产品,都要从讲实话开始,不破解信任问题,都很难深入。

  生产数字化与生活在线化的问题

  与城市恶性补贴造成的生活类电商变成商业红海不同,县以下的农村生活在线化还是刚刚起步的状态,有大量的空间可以挖掘。但目前的农村电商仍然是将主要目光聚焦在农产品网销上,当然也有敏锐者迅速延伸到供应链直至产业链。

  比如,阿里巴巴、京东的智能养猪系统,腾讯的智能养鹅系统等,原先轰轰烈烈的农资电商也纷纷宣布向农业生产综合服务商转型,想在广阔的农业服务中搭售农资产品,并纷纷喊出数字农业的新口号。

  但从实际情况看,依然存在当年电商下乡的老毛病,互联网是强项,而农业是弱项,懂电商而不懂农业的问题依然存在。

  所以,软件系统往往很先进,大数据、人工智能都上了,但究竟能不能在农业技术方面有很大提升,还需要观察,特别是在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方面要狠下功夫。

  但总体看,农村生活的在线化和农业生产的数字化都值得电商去延伸探索。当然,如果再进一步,农村政务的电子化也值得关注。

  上行与下行的问题

  当初电商下乡,多少有些天真和浪漫,以为站点延伸到了农村,工业品就下去了,而农产品也就上行了。但现实情况却是无情的,能下去,但上不来,农村电商站点根本做不了上行,两者是不同的体系。

  现在看来,农产品上行还是要从稍有规模的经营者做起,普通农民大部分还是单纯的生产者,到不了经营者层面,也对电商兴趣不大。而电商站点的负责人,下行已经焦头烂额,更不要说上行还面临千头万绪。同时,要看产品特性好不好做电商,水果这几年看来上行比较容易,群众路线就走得相当好,淘宝、微商、抖音都有大量农民卖水果的身影。

  但还有大量的生鲜产品上行,不是一般农民能干的,需要电商经营者专业从事,如果再要加工后销售,还要请出传统企业的加工体系介入。

  但上行与下行在物流上还是有交集的,理想的状态是双向畅通,物流空载率就会大幅下降,成本就会大大降低。

  带领群众与服务群众的问题

  早先是农民不敢干不会干,所以各地的青年电商、新农人当了先锋军,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导作用。但很快群众起来了,早期的电商经营者反而不好经营了。

  因为农民直接上网销售,把所有中间环节去掉了,人力、场地等又不算钱,可以把价格打到很低的程度。而不幸成为新中间商的电商经营者就受不了,因为仓储、办公、人力、营销等都是有成本的。这时就应该注意从带领群众向服务群众转型了,做农民做不了的事情,当下主要是农村供应链体系,农民很需要。

  农村电商与数字乡村的问题

  2018年、2019年的中央1号文件先后提出了数字乡村、数字农业的概念,许多农村电商从业者在思考电商与之是什么关系。

  我理解,数字乡村比数字农业的概念要大,但都属于数字经济的一部分;农村电商属于数字乡村的一部分,因为农村电商主要集中在农村消费领域,而数字乡村要涵盖农村生产生活各个方面;数字农业与农产品电商的关系更大一些,数字农业可以看作是农产品电商进一步发展的基础。

  但必须看到,农村电商是数字乡村最活跃的一部分,也是数字农业的重要推动力,农村电商的繁荣也必将带动数字乡村的加快发展。

  最后还是想说一句,农村电商的问题远比想象中复杂,而且也在不断变化中,因时因势地不断调整农村电商的姿势是必要的,而好多问题也需要我们在实践中不断观察、思考和讨论,只要不停滞,我们就能不断前行。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