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人物

养猪卖肉新生代

2018-02-09 14:16:59       来源:农产品市场周刊-中国农村网    作者:文/陈昕宇

  

  为了吃到放心猪肉,有钱人可以包下农场为自己养猪,然而普通的市民怎么办?“现在什么都可以众筹,那我们就用互联网思维众筹养猪。”一个是跨国公司的蓝领,一个是网店老板,“互联网+”养猪将他们聚集到了一起。靠着直播+众筹,他们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以众筹方式卖出700头猪。

  两年前,庄旭槟还是一家跨国企业的“蓝领”,朝九晚五。而郭凯则已是一家年销售额达四百万元的网店的老板。如今的两人已经辞去工作一起卖猪。在如今俨然一片红海的土猪肉销售市场,靠着互联网思维,这群年轻人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以众筹的方式卖出700头猪,并开设了首家社区实体店。网友不仅可以视频监控看到自己亲自命名的“私家猪”整个成长过程,还能获得9%的年化收益。

  老板亲自上阵切肉

  微信下单随叫随到

  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庄旭槟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和伙伴们乘上小面包车,出发到禅城区的中南批发市场“拉猪肉”。

  庄旭槟的猪肉来自合作的养猪场,一头将近300斤的猪,在屠宰场去掉下水和脂肪等多余的部位,剩下大约200斤可以上架的“精品”。

  猪肉到店后,在“刀手”的切割下,分成不同的部位,贴上标签摆到台面上待价而沽。上午6时,怡翠玫瑰园小区的档口开始迎来第一批顾客。

  “会不会切啊?都切碎了。”小区里的熟客会毫不客气地当面指出。当日“兼职”刀手吴德湫让生活经验丰富的阿姨们有些“嫌弃”,大学里学的是食品安全专业的他,和其他店员一样,对于分割猪肉是“新手”。

  吴德湫原先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转行“卖猪肉”后,每当店里忙或刀手请假时,他就会被推到砧板台前。“一个好的刀手,手起刀落一刀下去,就能准确切出顾客想要的重量。”吴德湫坦承,自己功力尚未到家,一刀切下去掂量的重量,总会差那么一二两。

  碰到计较的顾客,这时会让他再重新切一块,或者再割一刀。但切出边角料的“身价”却会大打折扣。刚开店的时候有客人看不过去,甚至会让吴德湫把猪肉刀递过去,亲自上阵。

  此刻,庄旭槟也没闲着,他忙着把微信上小区居民群里的预售订单记录下来,5公里内的订单将要在当日上午配送上门。“如今大妈们微信也玩得很溜,有时候发个信息过来,要多少猪肉,什么部位,我们就能配送到家。”

  生意好的时候,上午10点前,档口里的猪肉会卖得七七八八。但卖猪肉也得“看天吃饭”。前些天一场大雨下了大半天,店里生意门可罗雀。面面相觑的几个店员不甘心猪肉被餐饮店低价收走,决定分了拿回家吃。

  从给母猪照B超到辞职创业 他相信“小小生意能发家”

  晚上6点,拉上档口的闸门,小伙伴们开始总结一天的销售情况,进行数据分析。40平方米的档口二楼,就是他们的办公地点,空间显得有点狭小。为节约成本,办公室墙面刷漆等装修工作都由他们自己动手完成。

  室内小黑板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工作分工,展示着一间创业公司的工作量。通常要忙碌到晚上9点后他们才能回家。

  “一个选择真的会改变以后的人生轨迹。”庄旭槟说,2015年,他还在一家大型的跨国企业工作,每天的工作,是在养殖基地拿着仪器给配种的母猪照B超检查。

  “猪屎的味道不是最难忍受的,最难受的是一天到晚也见不到几个人。”庄旭槟说,读大学时,自己就想创业,成立一家自己的公司。这名来自潮汕的 90后,坦言自己骨子里有潮汕人经商的基因,渴望在大城市打拼并获得一席之地。在他的潮汕老家,有这么一句话:“工资不出头,小小生意能发家。”

  递交辞呈时,公司负责人还劝告庄旭槟创业的路并不好走并给他三个月时间考虑,如果反悔了还可以再回来,但庄旭槟婉拒了对方的好意。

  让庄旭槟下定决心创业的,是他同样来自潮汕的校友也是现在的“合伙人”郭凯。“笨鸟要先飞。”郭凯坦言,大学时他特别注重未来规划。按照郭凯设定的目标,除了学习外,在毕业前他要赚到创业的第一桶金。

  “当时什么都捣鼓过。”郭凯说,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这样的外卖APP,学校的交通不便,他先找到了一家餐饮企业,要一次买900个套餐,要求每个优惠1.5元。然后,他回到学校逐间宿舍派外卖。生意稳定后每天电话接到订单后,数量用飞信发给餐馆老板,配餐送到学校后,再请兼职学生派送到各宿舍。靠倒腾这些 “小买卖”,他毕业时赚了20万元,攒下了第一笔创业基金。

  互联网思维众筹养猪

  砍掉中间商差价

  毕业后郭凯和几名朋友找到一家服装企业代工,在网上开设自己的服装品牌店。两年后,这家网店的年销售额突破400万元,毛利润约有30%。

  后来,南海商会几位老板的做法让郭凯找到了再次创业的灵感。原来,为了吃到放心的猪肉,几位老板在江门专门包下了一个私人农场,自己养猪吃。 “在养猪农户的家里,一般都会有几头猪留给自己吃,这几头猪一般要养上至少一年。”因为女儿喜欢吃肉,郭凯为了吃得放心,专门对养殖市场进行了解,农户告诉他,一般市面上售卖的猪肉,8个月就可以养到300斤出栏。为了快速养成,很多猪场中间还会使用抗生素和催长的饲料。

  然而不是每个消费者都能够有足够的财力,像老板一样承包自己的私人猪场。普通的市民能否也吃到放心的猪肉呢?

  在养猪场工作的时候,庄旭槟发现因为猪肉的价格有波动,养殖户往往在猪肉价格低谷的时候不愿意投入。“如果这时有顾客能够提前付钱预订一头猪,农户养成后以批发的价格卖给顾客,砍掉中间商差价的环节,岂不是可以实现双赢?”他的想法和郭凯不谋而合。“现在什么都可以众筹,那我们就用互联网思维众筹养猪。”几名刚毕业的校友都觉得“有做头”。

  网上拍下的猪

  手机可实时监控成长情况

  跑了几十家猪场,郭凯的汽车底盘也被山路磨坏了几回,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家愿意接受新思维的合作养猪企业。

  2016年2月,公司成立嵌入的“互联网+养猪”的功能微信公众号也正式上线。在微信上,可以点击进入猪场,来到私家农场的界面。每逢周一和周四,庄旭槟会在网上“卖猪”,推出一批月龄为4个月大、重约40斤的小猪,每头认购的价格是2500元。网友拍下小猪后,通过网上签订合约,小猪就会戴上一对一的耳标。

  “你可以给自己的小猪取名字。”郭凯笑称。随后4个月里,认购人可以每天通过微信查看视频,监控小猪在猪圈里的成长情况。小猪的入栏体重、生长体重和出栏倒计时等信息,都会定期进行更新。4个月后,这批通过酒糟、谷料、饲料喂养的小猪会长到150斤。

  郭凯称,当2月份上线开卖的第一批200多头小猪,在当年6月成功出栏,“互联网+”养猪的投资者,也拿到了第一笔9%的年化收益。

  把握价格走势

  同时创新方式稳定客源

  通过网上众筹养猪的方式,郭凯和庄旭槟的创业公司短期内实现了收支平衡。然而创业老兵的郭凯忧患意识提醒他,最难的时候仍未过去。

  互联网养猪的好处在于砍掉了传统养猪销售产业链中的“猪中介”、一级批发市场和二级批发市场三个环节,让肉价直接对接消费者,并且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把控和追溯猪肉的来源。不过,猪肉价格的走势仍是未知数。

  “养猪行业一般是3年一个小周期,5年一个大周期。”郭凯寄希望于合作的大型猪企的实力,这家企业下游对接有100多个猪肉档口。他希望猪肉价格即使下跌,零售价格波动也不至于很大。

  庄旭槟说,合同上也和养殖场约定,饲养的小猪在期满后假如顾客不要,需要按照合同回购,这也间接保障了投资者的利益。

  而最大的挑战还在于消费群体的观念,很多人仍对互联网众筹养猪的认识持观望态度。在他们的档口,吸引大妈们来买肉的更多还是现场“买猪肉送菜”、“送鸡蛋”等小实惠。而对互联网养猪有兴趣的年轻人们,却还没到居家煮饭、对猪肉有刚需的年龄。

  庄旭槟和小伙伴们如今经常出没在婴儿游泳馆、幼儿园、儿童摄影中心派送传单,希望可以吸引这些年轻爸妈,从而形成对高品质猪肉有实际需求的稳定客源。为吸引年轻消费群体,他们甚至还给每位店员设计了相对应的卡通武侠形象。郭凯是“六脉神猪”,庄旭槟是“独孤九猪”,吴德湫是“分筋错骨猪”,每个人都相对应的特点和技能。

  未来,社区将成为这群年轻人卖猪肉的主战场。“数据统计中国人人均消费猪肉每年是64公斤,像我们档口所在的社区,有7000户居民,如果全到我们档口买肉,这个量就不得了。”庄旭槟期待,在网上卖猪到一定量后,未来在客户聚集的小区,这样的社区实体店模板可以铺开。

  上班时这群年轻人讨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猪肉。平日下班的时候,几个年轻人经常会聚在一起,用唱歌释放压力。不过,他们唱歌比赛的奖品还是离不开猪肉。

  不再朝九晚五地上班,庄旭槟的家人多次劝他回潮汕。“我在老家生活了20多年,如果回家,一辈子一眼就看到头了。在这里还有未知的机会,我很可能会成功。”这群创业的小伙伴认为,像业内标杆“壹号土猪”一样发展的机会已不复存在,然而借助互联网和新技术,他们还有可能在这个市场上拼出一席之地。

  考虑到大多数家庭难以一次吃完一整头猪,他们也提供了另外两种方案。一种是可以储值的猪肉卡,可以打折优惠用于日常买肉消费。另外一种则是由公司代销,将本金和收益到期返还给顾客,这种新思路也让饲养猪变成了一种投资理财的方式。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