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第五期

南国花菇随她“闯关东”

2017-02-10 14:18:43       来源:农产品市场周刊-中国农村网    作者:刘秀峰

  

来自浙江的范松玲是一位典型的江南女子,却20余年扎根黑土地,用勤劳的双手奠定了自己在黑龙江的发展之路。更难想象的是这位“奇女子”在黑龙江成功培育出反季节的菌业之星——花菇,为当地经济发展、产业转型找到了突破口;为当地的失业矿工、贫困农民找到了脱贫致富的希望。黑龙江青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范松玲,向记者讲述了她是如何带着花菇“闯关东”。

浙江邂逅黑龙江

1994年,21岁的范松玲离开家乡浙江庆元县,来到黑龙江跟表哥学做蛋糕。几年下来,她对黑土地上的风土人情、创业的机遇与艰辛有了初步认识,也为她埋下了“闯关东”情结的种子。

2009年,她回浙江老家过春节,在电视上看到黑龙江伊春市有人到浙江丽水考察花菇种植项目,希望引进品种开展反季节种植。这令她怦然心动——这不正是她中专所学、全家两辈人最熟悉的技能吗?那年春节一过,范松玲就带上家里最好的花菇菌种,逆关外就业大军南下之潮,出山海关奔向黑土地,在黑龙江伊春市嘉荫县青山乡开始培育反季节花菇。

在范松玲的家乡,花菇适宜生长的温度在8-18摄氏度之间,每年的11月至翌年3月是花菇的培育期,在当地实为冬菇。庆元紧邻福建,属亚热带气候,而嘉荫青山乡位于黑龙江,与俄罗斯隔江相望。两地纬度相差22度,在青山乡种花菇自然不能再选择在冬天,前人没有尝试过,这也正是伊春市派人到浙江丽水考察的重要原因。

头一年,范松玲出师不利,菌菇倒是繁育出来,但畸形孱弱,而且菇顶没有裂花,算不上花菇。但范松玲并不气馁,她反复试验,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终于培植成功。2012年,她去尚志县做露天试种,2014年又到青冈县帮助农户制作菌棒,三个月做了47万棒,反季节花菇种植取得重大突破。范松玲接着在祖国最北端的塔河县和农户们注册成立了大兴安岭塔河花菇食用菌公司,并建立北极花菇农民种植专业合作社,在技术上实现了“南菇北移”。

但从种植规模上,她还只是小打小闹,更谈不上对黑土地的经济振兴。原因是她的资金跟不上,想寻找新基地并不容易。2014年机缘凑巧,黑龙江双鸭山市工商局的李乃臣找上门来。这位负责招商引资的干部告诉范松玲,双鸭山是黑龙江唯一兼有大煤田、大粮仓、大森林、大湿地、大农场的城市,现为国家资源转型示范城市。李乃臣在2012年就看好了花菇种植项目。从省内买了500只菌棒,在双鸭山西郊组织农户种植,但种出来的花菇却奇形怪状,肉瘦体小。这回是专程来请她这位“专家”的,李乃臣真切地说:“双鸭山有大片废弃煤矿荒山,有转岗矿工可加入密集型劳动,招商政策优厚,这条件你哪里找呀。”

2014年5月,在李乃臣盛情邀请下,范松玲来到祖国东北角的双鸭山市,走进种菇园区。据悉,这里原已成立农民种菇合作社,还建起了几座不错的大棚。只是他们第一年的花菇种植未获成功,所以双鸭山市决心招商引资请能人,把花菇种植搞起来。范松玲下车伊始便认定了这块风水宝地,不顾路途劳累,穿上工作服进大棚和菇农一道干起来。

她在双鸭山落下脚,也没忘了对塔河的承诺,只好在两地之间来回跑:从双鸭山坐一夜火车到哈尔滨,再坐一夜火车到塔河;回来也是坐两夜火车。无论到哪里,她总是疲乏未解,就一头扎进菇棚,查看嫩菇生长状态,提醒应注意的细节。入夜,她顾不得睡觉,又钻进菌种屋,和技术员一道盯着玻璃试管研究菌种……很快她在双鸭山种出伞顶开裂白花、体壮肉肥的花菇。在一排排菇架前,菇农们高兴地说,“范专家”的菌棒真是品种好。

浙江的花菇在黑龙江落地扎根,种植户有了致富的新路子。范松玲的心和花菇同样乐开了花。

花菇闯入旧矿山

范松玲来到双鸭山3个月后,岭东区迅速请范松玲指引,由区委书记带队组团赴庆元县实地考察学习。岭东区废弃矿山在双鸭山面积最大、转型任务也最艰巨。小小花菇成为岭东区腾挪转换的希望火花。

从丽水归来,岭东区将李乃臣借调来协助范松玲工作,制定花菇种植规划,筹建黑龙江青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范松玲在地下己采光煤炭的浅山,建起占地22万平方米的种菇基地,建设了冷库、仓库、种棚、晒场、出菇棚屋、食用菌生产房屋,招聘了中、高级技术人才,搭起了一个大型花菇种植平台。到2015年初,基地已经能够全面开始花菇种植的实验生产。下岗矿工转型为菇工陆续上岗,第一批就解决207个岗位。

但好事多磨,突发的困难几乎令范松玲放弃双鸭山基地。

2015年春,种菇基地开打几百米的深井钻,本该钻到原来矿井的废巷,却连一滴水珠也没见到。这里的水电管线不是专业部门铺建的,水管滴、漏、跑、冒,电压不稳,还经常断电,无法保障供水。没有了水,菌棚、冷库、菌种室全都无法工作。这个局面范松玲难以解决,她一度滋生撤走的念头。但她又确实放不下:要是这样,已看到希望的菇农、菇工怎么办?他们致富的梦难道就轻易破碎了吗?恰在这时,塔河那边催她过去调研工作,范松玲不得不暂时离开双鸭山。

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年4月,范松玲听到了一个天大的喜讯:新任的市委书记前来视察,并表示要对基地进行大力支持!

她急忙回双鸭山基地,听技术员说新书记上任第二天下午,看见路边花菇的广告牌就过来了。技术员说,书记查看了育种屋,表示种花菇项目短平快,是密集型劳动,能安排不少下岗矿工,是兴农、惠矿、致富,一举三得的好事情。他指示岭东区对花菇项目进行大力支持,要把这个项目作为双鸭山创新创业城市转型的希望。范松玲在塔河期间,市委书记接连来了三次,组织召开花菇推进会议,表示要协助解决基地重大困难问题。范松玲倏然振奋,决心克服阻力,率领团队继续前进。在区里的支持下,范松玲不惜投入,十几天工夫,水源的问题基本解决。

范松玲随即腾出精力,把塔河一并打包,提出“科技先导、创新发展、质量至上、合作共赢”的经营理念,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电商+物流+内销+出口”的经营模式,建起种植大棚57栋,菌棚16栋,冷库1200平方米。花菇生产步入正轨,产业化蓝图逐渐展开。

“北甄”结识新境界

范松玲的花菇最先亮相于双鸭山最大的比优特超市。原来担心顾客不识货,谁知一上架,购买的人络绎不绝,青山食用菌花菇公司声名鹊起。

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也曾来基地考察,并对范松玲说:“你这个浙江农女不简单,据我了解,你是黑土地上第一个‘南菇北移’的人。从大、小兴安岭,松嫩平原,一直到双鸭山,你把花菇的香气传送到了辽阔的北国,为‘三农’工作出了力,为矿山转型做了贡献,好,好,好!”

省委书记连说三个好,像是给范松玲加了三把力,使这个农家女向前冲得更有力量,也迎来了喜讯频传。先是“北甄”牌花菇商标被国家商标局批准,接着又获得了出口权。花菇化学分析鉴定书分析它含硒30%,是真正富硒花菇。许多产自南方的花菇,都还达不到这样的标准,黑土地在花菇身上展现了它的肥沃与神奇。

一炮打响后,标识镌有范松玲头像的“北甄”花菇迅速出口到韩国、日本、俄罗斯,还有侨民把它带到遥远的非洲。2016年8月,范松玲开始实行“帮扶”销售,销售款如数返给菇农、菇工,鼓励种植增收。惠农惠工的做法,让基地产量不断提升。

如今,双鸭山比优特超市每天销售“北甄”鲜菇达一千斤。范松玲在线上和天猫、京东、阿里巴巴洽谈,线下和沃尔玛联手,销售渠道通达全世界。根据规划,2017年要达到年产食用菌一万吨,产值1.5亿元,创汇800万美元,年利润1700万元,安置1500人就业,其中安排转岗矿工400人。

2016年国庆节前夕,黑龙江省省长陆昊来到青山花菇基地参观。陆昊就“南菇北移”创新思想强调:在创新驱动与优势资源相结合,带动就业推动煤城转型发展上,范松玲和她的花菇,给人以深刻启示。我们要把闲置的人力资源转移到优势产业领域。把拥有的煤炭、农业、林业、生态等优势资源与新思想理念、新技术、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相结合,带动就业,推动煤城转型发展。

双鸭山市岭东区花菇产业园已成为省市支持的吸纳煤矿分流职工的产业项目,已安置转岗矿工400多人。这个项目为煤矿枯竭城市职工转岗提供了致富的新出路,为种菇农民增加了收入。

当初,谁能想到农家女范松玲和与她同样娇小的花菇,能从出生的南国北上数千里,慢慢生根发芽,在黑土地绽放出花样的馥郁蓓蕾。我们也从范松玲的身上看到,黑土地是一片孕育希望的土地,东北振兴始终是充满希望的,脚下就有机会,不必北雁南飞。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蔡薇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