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一懂两爱

政策宣传员 “三农”调研员 改革指导员

2018-01-12 10:45:10       来源:农村经营管理-中国农村网    作者:本刊记者 李春艳

  

  上海市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是最早扛起改革大旗的城市之一。近年来,为适应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新形势,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上海市在实践中大胆尝试,科学施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走在了全国前列。这其中,方志权和他所在处室作为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操盘手,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政策的宣传员——

  “听得懂,才能落得实、见成效”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非常复杂、高度敏感,涉及农民切身利益。“服务好农民,当好农村改革的政策宣传员,首先要用理论将自己的头脑武装起来,学深学透政策内涵。”采访中,这是方志权多次重复的一句话。为此,他要求处室同志把深入学习中央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政策文件摆在首位,每年组织编印政策资料,他带头谈体会、做辅导,悉心指导青年同志掌握政策理论和工作方法,营造全员学习的氛围。

  “研究室办公室的灯经常是亮得最早、熄得最晚的,就连节假日,也时常看到方处忙碌的身影。”同一个研究室的张晨说。多年来,方志权组织编纂的《“三农”政策法规汇编》《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案例精选》《“三农”政策法规百问百答》等10多本读物,被农村基层干部奉为开展农业农村工作的“百科全书”。

  “政策理论自己学不是目的,而是学了以后讲给农民听。听得懂,才能落得实、见成效”,方志权如是说。因此,每项改革方案一出台,方志权总是带领团队通过宣讲、咨询等形式进村入户,用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解读政策。通过面对面的宣讲,指导帮助化解改革中的矛盾纠纷,切实将党在农村的政策落实到位。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既要多做蛋糕,又要分好蛋糕。基层干部反映,搞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一怕认识不统一,工作推不动,二怕农民只顾眼前利益,一撤就分、一分就光。针对这些实际问题,在政策宣讲中,方志权创造了农村改革的“母鸡”理论和集体资产监管的“风筝”法理。

  “产权制度改革就是要搭建鸡棚,鸡棚搭得越早就越主动,越晚就越被动,搞不好还会鸡飞蛋打。改革不是杀鸡取卵,而是养鸡下蛋,改革后集体资产收益才能人人有份,条件好的都能吃荷包蛋,条件一般的吃西红柿炒蛋,条件差的喝蛋花汤,即使手里还捧个空碗,也知道母鸡早晚会下蛋。”方志权形象地说。这些通俗易懂的比喻,已经为农民群众所熟识,由此顺利推进了改革。据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评估报告显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这项难度大、涉及面广的改革在广大农民中的满意程度达到95%以上。

  “三农”的调研员——

  “制定政策必须上接天线下接地气”

  “破解改革的瓶颈问题,前提是当好‘三农’工作的调研员。”方志权说,上接天线,就是正确把握农村改革的方向,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坚持土地集体所有这个“魂”,守住家庭经营这个“根”,让农民有更多获得感和幸福感。

  下接地气,就是要注重调查研究,分析情况问题,寻找客观规律,形成政策意见,达成共同认识。为此,近年来,方志权带领处室同志就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监管等问题开展调研。比如,为指导闵行区推进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工作,方志权积极指导闵行区酝酿农村集体资产股权六项权能改革方案,多次参与讨论设计,帮助试验区出台了全国第一个村级集体资产股权权能管理暂行办法。又如,为指导农村集体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方志权和处室同志及时总结松江新桥实行“区区合作、品牌联动”的做法和奉贤扶持薄弱村发展与推进产权制度改革相结合的“百村公司”经验,还多次向北京同行学习为经济合作社办理社会统一信用代码证的办法。

  目前上海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已形成了“1+1+14”的政策体系,是全国产权制度改革政策较为完善的地区。由于制定的这些政策上接天线下接地气,既为全国农村改革提供了可推广、可复制的理论政策,又让上海广大农民群众得到实惠,受到了普遍欢迎。据统计,全市已改革的村中,有四分之一已进行了年度收益分配,惠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127万人,人均分红1132元。

  改革的指导员——

  “推进改革最重要的是要树好旗帜”

  农村改革既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又需要加强制度的顶层设计,细节处更需要手把手指导。正所谓“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方志权认为,做好农村改革工作,最重要的是要树好旗帜,加强指导,让大家学有方向,干有动力。

  如,早年为带动集体经济发展,不少区县的村干部自掏腰包入股建社,如今的改革要面向全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既要考虑效率,还要考虑公平。方志权支持区县、乡镇同志制定相关政策,引导村干部们在利益面前后退一步,主动退出干部股;同时在制定政策文件中明确上海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中的股权设置不设立干部股,由此赢得了农民群众对改革的拥护和积极响应。

  又如,农村薄弱地区要不要改革,怎样改革,在改革初期始终困扰着大家。为解决这一问题,方志权采取以点带面的办法,引导做好改革的指导员。研究室党支部选择在金山区山阳镇杨家村作为改革指导点,进行党支部结对活动。推进改革过程中,方志权等先后8次到杨家村进行指导,提出制定相应章程、进行独立核算、实行分账管理等具体措施,推动了金山区及全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向纵深推进,也使杨家村成为金山区第一个完成改革的村,由此带动了全市远郊地区村级产权制度改革的顺利开展。

  再如,在全面推进村级改革的同时,方志权和处室同志还及时总结闵行区虹桥镇、浦东新区唐镇、长宁区新泾镇和松江区的四种镇级改革模式,指导全市乡镇有序推进镇级产权制度改革。目前全市已有27个镇完成了镇级改革,2017年上半年又有32个镇启动了镇级改革试点。

  为使农村改革工作后继有人,近年来,方志权十分注重聚焦改革带队伍,带好队伍促改革。一方面他加强手把手指导,另一方面鼓励青年同志大胆工作。通过多年来的言传身教,有的青年同志已走上领导岗位,有的青年同志成为独当一面的业务能手。方志权由衷说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带动的一众团队,对农村改革事业有感情、有激情、有痴情,先后获得全国农业先进集体、上海市市级机关先进基层党支部、上海市级机关优秀党务工作者等荣誉。

  2017年11月,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条例》,意味着上海海量农村集体资产有了“保护伞”。为了推动此次立法,自2017年以来,方志权带领着处室同志为立法起草广泛听取意见,多次召开座谈会,先后起草修改了30余稿。方志权说,上海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已进入了法治化的新阶段,通过立法使农村改革工作走上法制化的轨道。在这过程中,要始终当好改革“三大员”,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