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本期策划

赋权拓能促振兴 ——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综述

2018-12-20 13:44:46       来源:农村经营管理-中国农村网    作者:

  

  加快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对保障农民权益、探索形成农村集体经济新的实现形式和运行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早在2016 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进行了全面的部署,做出了顶层设计。近年来,农业农村部、中央农办等相关部门稳步推进改革,取得了显著成就。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超过13 万个村组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并确认超过1亿人的集体成员。

  实干筑梦。随着一个个试点的工作推进,一项项改革措施先后落地,如今,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交出一份靓丽的“期中”成绩单。

  一、摸清家底,打牢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基础

  作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第一场硬仗,清产核资充当的是基础性工作的角色。把家底摸清了,下一步才能知道如何来利用这些家底。

  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农村集体账面资产总额3.44万亿元,村均610.3万元。对于盘清这些账,党中央有明确的时限要求,即从2017年开始,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从2017年起,农业农村部会同有关部门全面启动清产核资工作。如今清产核资工作已经开展了2年,进程已过大半。我们可以从一组数据来探看这项工作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截至目前,2015年确定的首批29个试点县共清查集体资产1125.6亿元、土地2805.8万亩,比清产核资前分别增长9.7%和9.6%。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已确权承包地11.5亿亩,占二轮承包地面积80%以上;已确权集体林地27.1亿亩,占林权改革面积99%;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806.4万宗,登记率96%。

  可以说,现阶段的清产核资工作总体是平稳有序的,许多乡村组初步摸清了集体资产的存量、价值和使用情况。摸清了家底才能统筹安排,才能把农村集体资产真正管起来、管得好,才能让农民不错失应得的收益。“清产核资和股份化改革以后,关心集体发展的人多了。”这是山东淄博淄川区公孙村不少村民的感受。淄川区是全国第二批100个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之一。截至目前,淄川区已完成清产核资185个村居,清理资产16.12亿元。结合清产核资,对口头协议、遗失合同、显失公平等7类合同依法依规进行清理规范,为集体挽回经济损失2320万元。河南济源市王屋镇柏木洼村共清查出集体账面资产2000 多万元,村党支部书记说,当了几十年村书记,通过这次改革,终于知道村里有多少钱、多少地、多少房子了,农民群众也吃上了“定心丸”。

  这次清产核资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国统一部署的第三次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也是最全面、规模最大的一次清产核资。之所以称为最全面、规模最大,是因为它对于现阶段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起着牵一发动全身的作用。距离中央提出的完成时间表,如今还剩下一年的时间。对于下一阶段清产核资工作的部署,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说,要坚持问题导向,聚焦重点任务,统筹好进度,按期保质完成清产核资任务。按照农业农村部先前制订的清产核资“三步走”工作方案,剩下的一年中,清产核资工作将逐步从实施阶段过渡到总结阶段。

  二、颁发证书,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更多权能

  家底摸清了,谁有资格享有?确认集体经济组织身份成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关键一环,也是点睛一笔。

  经过多年的发展,全国现在共有23.8万个村、74.9万个村民小组建立了集体经济组织,占总村数的40.7%,村民小组占比超过15%。与此同时,已有超过13万个村组完成了产权制度改革,建立了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各地普遍反映,新成立的组织迫切需要办理注册登记,并取得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过去已在地方领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证明书(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的组织,迫切需要进行换证赋码。

  如今,这项工作终于揭开历史性的一页。11月16日,在南京举行的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推进会议上,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股份经济合作联合社、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窑头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井塘股份经济合作社等10个集体经济组织获颁登记证书,这标志着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有了“身份证”。

  领到登记证的南京江宁区章村社区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长汤忠华笑得合不拢嘴:“这下好了,有了合法身份,可以大干一场了!”章村村集体账面上经营性资产已有6亿多元,经济实力名列南京涉农社区第一。“但是集体没有身份证,妨碍了集体经济更进一步做大做强,”汤忠华说,由于不具法人身份,村集体经济组织不能在银行单独开户,只在街道集体账号下挂个分账号;没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签订的合同也不规范。此外,决策中的“条条框框”也很多,重大经营事项村委会讨论后,还要向上级报备,一些日常支出也需经有关部门审批。“章村遇到的困惑,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很具代表性,”南京市江宁区农工办书记周书全说,虽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拥有法律地位,却没有赋予参与市场活动的“通行证”。

  “身份证”就是“通行证”。首批新型集体经济组织的“身份证”得来不易。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有集体统一经营资产的村组,特别是城中村、城郊村、经济发达村等,应建立健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2017年开始施行的《民法总则》赋予了集体经济组织特别法人资格。2018年,农业农村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文件提出,开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工作,将对全国各级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着手进行规范登记,并赋全国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今后,有了统一身份证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不仅具有法人地位,还可以开设银行账户、从事经营管理活动。”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集体资产管理处处长余葵说。

  三、激发活力,聚合城乡多类资源要素发展

  明晰的产权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只有厘清了产权,城乡各种资源要素才能更平等自由地流动,才能更好地激发农村的市场活力。我国农村发展相对滞后,很大程度是因为要素交换关系不平等,各种要素交换途径狭窄。究其根源,农村集体产权权属不清、权能不完善是重要原因之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赋予了农村集体产权更清晰完整的权能,为城乡技术、资金、人力资本等要素自由平等流动奠定了基础,带动农业农村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

  山东省昌乐县乔官镇唐家店子村农民张德仁,自打去年拿两亩地入股村里的润海土地股份合作社后,收入大幅提高,每年不仅能够拿到每亩1200元的保底收入,到年底还有300多元分红,在园区打工一年收入更是超过了两万元。

  村党支部书记张德增介绍,2016年,村里抓住改革机遇,清理出100多亩集体荒地,再发动105户村民用土地入股,整理出1000亩连片土地,成立了润海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有了这个平台,村里实施“项目引进、资源争取”,东方正大育苗基地、中慧中央厨房等4个项目先后落地,建成了总投资额超3000万元的现代农业园区。“以股份合作为主要手段,村里整合以土地为主的资源,搭建发展平台。人才、资本、技术、管理的城市要素就可放心下乡,各类资源要素在此碰撞裂变。这样,村庄和农民的各类产权,通过股份权能的实现,变成了稳定的收入来源。村庄面貌和村民生产生活条件也一并得到大幅改善。”昌乐县副县长崔欣说。

  这样的情况在全国不是个例,很多村集体利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契机,在清产核资、量化股权、确股到人、分配到户的基础上,通过资产重组、优化配置等方式,把“僵尸资产”盘活,转变为可以产生效益的经营性资产,再像唐家店子村那样,把城市的资本要素承接到农村来,培育新主体、新产品、新业态,壮大集体经济,带动农民增收。

  没有集体经济作支撑,乡村振兴就是一句空话。新主体、新产品、新业态、新农民、新收入,这就是广大农村放大权能释放效应结出的累累硕果,也已成为多地正在实践的乡村振兴路径。随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逐步向纵深推进,这样的路径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宽。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郭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