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第一期

探索建立有中国特色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

2017-01-10 14:42:29       来源:农村经营管理-中国农村网    作者:高云才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关于“保障农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利,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的要求,2015年5月,经中央深改组审议和国务院同意,我国在29个县(市、区)推进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一年多来,各地按照试点方案要求,采取一系列有力度、有特色的改革举措,综合施策,稳步推进,取得了积极进展。

  集体成员身份“应确尽确”

  外嫁女、入赘男“不能多头占有、不能两头落空”

  确定集体成员身份,是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的基础,是保障集体成员财产权利的依据。

  黑龙江方正县、安徽天长市、贵州湄潭县等20个试点县市区出台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确认指导意见,要求在起点公平基础上,通过民主协商确定成员身份确认的时点、标准和程序,成员公示得到认可后,建立健全成员登记备案机制,确保成员身份应确尽确。

  福建闽侯县明确规定,本村妇女出嫁到其他村,在嫁入地已经取得集体收益分配权,确权基准日前将本人户口迁回的,不确认为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嫁入地尚未取得集体收益分配权,基准日前将本人户口迁回的,经成员代表大会同意,可确认为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本村常年外出经商务工人员,基准日前户口尚未迁往设区的市的,应保留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基准日前全家户口迁入设区的市、转为城镇居民的,不确认为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北京大兴区对本次试点前已确认的成员进行三榜公示,按照外嫁女、入赘男“不能多头占有、不能两头落空”的原则,重点对有争议或有遗漏的人员身份确认标准进行完善,交由成员代表大会民主决定,将成员名册在区经管站备案,并上传至市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信息化平台。

  四川成都温江区坚持尊重农民意愿,把选择权交给农民,具体时点由各村组农民在“吵”的过程中协商确定,政府不作硬性规定,成员登记建档后实行固化管理,其身份不随人口自然增长和自由迁徙而调整。

  目前,在29个试点县市区中,已有16个县市区全面开展成员身份确认,13个县市区在试点村开展;21个县市区在确认成员后实行固化管理。各地的试点证明,由地方制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确认指导意见是切实可行的,成员身份确认的各种特殊情形和难点问题通过群众民主协商是可以解决的。

  摸清集体家底,厘清债权债务

  重点清查未承包到户的资源性资产、经营性资产

  集体资产,是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的物权对象。对集体资产进行清产核资,是保障集体成员充分享有物权的财产依据。

  河北承德双滦区、内蒙古阿荣旗等13个试点县市区在全县范围内组织开展了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重点对未承包到户的资源性资产以及经营性资产进行清查核实,摸清村组两级集体资产的存量、分布和结构状况,理清债权债务关系,其余的试点县市区针对试点村进行了清产核资。

  江苏苏州吴中区全面部署清查集体资产,甪直镇甫南村耗时2个月完成此项工作,委托专业测绘机构绘制资产资源分布图和宗地图,制作资产登记卡165张,核实村级经营性资产6700万元、资源性资产1837亩,全部分类登记造册,纳入区级集体资产信息管理平台,实现集体资产信息化、图像化。

  湖南资兴市对于村改居等资产量较大、收益分红较多的村,在群众的要求下聘请有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评估;对于资产量不大的村,由乡镇干部、村干部、村民代表、老党员、老干部组成资产评估工作小组评估,清产核资结果报市、乡、村三级审核,公示7天后提交成员大会或成员代表大会审议,最后交全体成员签字认可。

  也有一些试点县市区认为,改革是为更好保障农民集体收益分配权和对集体资产股份的权利,不是处置集体资产,因此没有对资产价值进行评估。基层反映,集体资产清产核资的关键是农民群众认可,通过清产核资,集体家底更清晰了,群众心里更明白了,发展集体经济劲头更足了。

  集体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到人、确权到户

  扶贫股敬老股涌现,农民“分股合心、联股联心”

  集体资产股权量化,为发展农民股份合作提供了保障,使农民享有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得到物化。

  一年多来,试点县市区在全面清产核资、确认成员身份的基础上,将集体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到人、确权到户,股权设置以成员股为主,大多不设集体股。

  成都温江区规定,量化资产以清产核资结果为依据,经成员大会民主讨论,决定具体的量化方式,不设集体股。重庆梁平县的33个试点村将经营性资产以及可转化经营的非经营性资产纳入折股量化范围,并按成员人数分配股权,实行每人一股,集体不占有股权。黑龙江方正县对有一定积累的城中村、城郊村,将经营性资产折股量化到成员,全县暂时保留集体股,待村集体经济壮大、债务偿还后,再将集体股转为成员股,部分村结合精准扶贫工作,针对农村人口老龄化,在成员股中设置扶贫股和敬老股。对山区、半山区等集体资源较多的村,发展土地股份合作,对1998年二轮延包时应分而未分土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实行确权确股不确地,从严掌握土地确股的范围。

  云南大理市银桥镇阳波村还采取“一亩一股”模式,由620户农户、8个村民小组分别以1126亩承包土地和75亩机动地入股,组建了土地股份合作社。

  试点表明,这种坚持集体所有不动摇的农民股份合作,创新了集体经营方式,实现了农民群众“分股合心、联股联心”。

  按照中央深改组的部署,赋予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的目标方向,是要探索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明晰产权归属,完善各项权能,激活农村各类生产要素潜能,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农村集体经济运营新机制。

  中央要求,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工作要在2017年底完成。我国农村情况千差万别,集体经济发展很不平衡,要搞好制度设计,有针对性地进行布局试点。这是我国农村改革又一项重要顶层设计,是农村集体经济改革的重大制度创新。一年多来,试点地区积极探索、稳妥推进,形成了一批行之有效的办法,为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创造了条件,为全面推进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打下了厚实的实践基础。

  推行集体资产股权固化的静态管理

  试点地区的改革任务是保障集体成员权利,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权和收益权,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有偿退出权和继承权,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抵押权和担保权。

  探索农村集体资产股权的科学管理,是保障农村集体组织成员权利的有效实现形式,也是探索集体所有制和发展壮大集体经济的有效实现形式。

  一年多来,山西潞城市、湖北京山县等24个试点县市区对量化到人的股权实行“生不增、死不减”的静态管理,今后新增人口只能通过户内继承、赠与等方式获得股权,其余的试点县市区实行股权动态管理。

  江苏苏州吴中区因地制宜推进股权固化改革,对于城镇建成区、城郊接合部、经济开发区内已经或面临撤村建居且户籍变动大、股权调整频繁的社区股份合作社,实行股权永久固化管理;对于极少数仍然从事农业生产且户籍变动及股权调整不大的地区,以镇为单位,在章程中明确五年内股权不变,五年后仅对生死、婚迁、身份变化等人群进行微调,待条件成熟后再实行股权永久固化。

  广东佛山南海区探索“确权到户、户内共享、社内流转、长久不变”的股权管理办法,以户为单位参与股份分红和行使表决权,并倡导户内股权份额均等化,今后新增人员只能分享户内拥有的股权,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集体经济组织总股权数不随人员增减而变动。

  试点地区的实践证明,静态管理有利于稳定农民对其所持股权的预期,有利于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有利于兼顾公平和效率,得到了农民的拥护和支持。

  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的占有权收益权

  对于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权、收益权试点,必须探索完善集体资产股份权能实现的有效形式,激活农村产权潜能。一年多来,试点县市区通过建立成员股权台账,颁发集体资产股权证书,把成员对集体资产股份的占有权落实到位。

  安徽天长市实行股权证书统一发放、统一内容、统一登记,以户为单位向持股成员颁发记名股权证书。各试点县市区均明确成员凭股权证书参加集体收益分配,把成员对集体资产股份的收益权落到实处。

  佛山南海区所有涉农村(居)、村民小组均已成立股份合作经济组织,2015年实现可支配收入73.37亿元,其中用于股份分红40.62亿元,分红比例达55.36%,78万名社员股东人均分红5172元。

  对于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有偿退出权、继承权,浙江德清县、广西梧州长洲区等10个试点县市区积极开展了这项试点。

  上海闵行区规定,成员股一般不得自行转让,确需转让的,应优先由集体经济组织回购,也可转让给本集体经济组织其他成员,股权受让人的持股总额不能超过受让时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均持股额的5倍,转让价格一般以上年度末审计的账面净资产为依据,具体由双方协商确定。北京大兴区明确,农转非人员的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不能无偿收回,在股东自愿的基础上,可以通过合法继承、内部赠与或有偿转让等方式妥善处理,成员转让股份不能超过其所持股份的50%,受让人所持股份不能超过集体经济组织总股本的15%;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继承的股权,只享有股份收益,不享有民主管理权。

  对于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抵押权、担保权试点,8个试点县市区开展了这方面探索。四川成都温江区制定《农村集体资产股权抵押融资管理办法》《农村集体资产股权抵押登记管理办法》,规定股权抵押价值评估的基础是股份的年预期收益额,为提高股东贷款数额,股东之间可用股权预期收益相互担保。目前温江区已办理集体资产股份抵押担保贷款2宗,贷款金额20万元。

  截至目前,陕西西安高陵区由市、区两级财政出资5500万元,组建三阳农村产权抵押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区财政设立500万元风险补偿基金,积极引导村镇银行、邮储银行、长安银行、信用联社等4家金融机构开展农村产权抵押担保试点。

  加快构建农村产权交易平台

  在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加快构建农村产权交易平台,可以优化农村资源配置,推动各种现代生产要素向农业积聚。一年多,试点地区探索农村产权交易平台建设,探索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的有效实现形式,取得了新的进展。

  江西余江县、新疆沙湾县等11个试点县市区加快推进农村产权交易平台建设,打造多级产权交易网络体系。山东昌乐县以改革为契机,整合镇街和社区资源,增设服务窗口,实行“一站式”服务,构建起比较完善的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体系,全县共办理各类涉农产权交易649宗,抵押业务59笔,贷款金额2668万元。

  苏州吴中区在镇级集体资产交易监管平台全覆盖的基础上,2015年底挂牌成立苏州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吴中分中心,2016年以来在6个镇(街)开展试点,全区累计完成交易789笔,其中经营性资产交易716笔,资源性资产交易73笔,合同金额7250万元。试点实践表明,建立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保障了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的财产权益,激活了农村各类资产资源,提高了农村要素的配置和利用效率。

  目前,我国农村集体资产总量不断增加。在工业化、城镇化加快推进中,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保护不严格等问题日益突出,侵蚀了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基础,影响了农村社会的稳定,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正当其时。

  这次改革试点,兼顾东中西不同区域,选择若干有条件的县(市、区)为单位开展。在试点过程中,防止侵吞农民利益,试点各项工作严格限制在集体经济组织内部。从各地试点情况看,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探索了集体所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壮大了集体经济实力,增加了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一年多来,29个试点地区的改革实践再一次证明,在坚持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在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发展多种形式的股份合作,多渠道实现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探索建立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势在必行。

  (来源:《人民日报》)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