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第一期

“永远是农民的孩子”

2016-01-19 17:09:46       来源:中国农村网    作者:周 嵘

  

  在北京市房山区,总有反映问题的群众一到经管站办公室就说:“我反映土地问题,我就找那个个儿不高、头发不多姓刘的科长,他能替我们说话。” 这个个子不高、头发稀少、脸上总挂着浅浅笑容的刘科长就是房山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刘海亮,同事常开玩笑地说:“刘海亮撂荒了的头顶就是房山区土地承包仲裁委的一张名片。他头发不多,解决土地纠纷的能耐却着实不小!”

  真诚感动一方百姓

  刘海亮是房山本地人,他常说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长大了又服务于农村,是农民的儿子就得孝敬自己的“爹娘”。这个“孝子”真的用农民特有的勤奋耕耘着自己的事业。

  房山区经管站站长王和群说:“很多农民家庭出身的干部都被城市的繁华迷住了眼,把自己和农民对立起来。刘海亮现在还能站在农民的立场,说农民的话,这很不容易。”

  多年来,刘海亮用一颗真诚的心交了不少农民朋友,琉璃河镇李庄村村民程学庆就是其中一位。她出嫁后娘家村收回土地,而婆家村迟迟未分,为了自己应得的权益,她从2007年便开始频繁向镇里反映问题,可等来的却总是含糊不清的答复和村干部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刘海亮接手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既然是农民,便受《农村土地承包法》的保护,不管哪个村给,肯定有一个村要分给你土地,这事我先调查一下,尽快给您一个合法、合情的处理结果。”话音未落,已是泪流满面的程学庆一下子站起来紧紧握住他的手却没说出一个字,这是第一次有官员给她这么清晰的解释,程学庆一下子觉得吃了定心丸。刘海亮的调解之路比想象得更加艰难,被程学庆上访闹得头疼不已的李庄村坚决不分地,无奈之下只能转做娘家村的工作,经过多次调解,终于让程学庆在娘家村获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

  经常有他帮助过的人找来,只为路过单位顺便来看看他,说过一阵子就想跟他聊聊天,聊完就觉得心里特敞亮。

  真情化解诸多矛盾

  刘海亮说:“老百姓告村里,无论输赢,以后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村干部也是农民,大伙心里的这道坎都不好迈,最大限度地化解掉心中的疙瘩才是我做仲裁工作的全部意义。”

  2007年“南水北调”工程房山段动工,部分村集体土地被征占,少数人以要求全额发放土地补偿款为由煽动涉地群众闹事,甚至阻止工程施工。得到消息后,刘海亮再也坐不住了,主动要求深入到群众中去,他“身陷其中”,一连几天和村民打成一片,经验丰富的他揣摩村民心理、耐心讲解政策,赢得了群众的信任,村民主动撤销了阻扰工地施工的障碍物,工程得以顺利开展,这个农民的儿子也已被晒得黑黑的重返了工作岗位。

  琉璃河镇周庄村村民提起刘海亮,都会竖一竖大拇指,赞一声“有才有德”。由于多年前的一纸不规范承包合同,村里有300多亩林地收不回来,多次起诉至区中院均被驳回。得知此事后,刘海亮主动为村里义务提供法律和土地承包政策咨询,在法院审理此案的二三年里,刘海亮10多次进村实地查看林地,并代表村委会参与法院调解,最终以提高承包租金、重新明确承包年限达成庭外和解。村支书王仪对此佩服不已,他说:“刘科长进村10多趟全是自己开车,提供法律政策咨询也大都是晚上和周末休息时间。300亩林地问题一解决,村里近两年的类似问题全部自行和解,今年村里的发包收入从过去的几万元一下增加到一百多万元,全村老百姓得了实惠!”

  真心尽到一份责任

  刘海亮自己说:“我其实也没干什么啊,都是我的分内事,只求对得起这份工资。”可是他的同事们却说,做好分内事不难,难的是用真心尽责任。

  2004年5月,正值他新婚期间,市政府组织部署了“农村土地基础数据统计调查”工作,要求在七天内将全区情况逐级汇总上报,任务量很大。为此,区里成立了专门的办公室,他被单位指派为办公室成员。工作开始后,他与办公室其他成员一起先对所报内容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写出了说明材料并下发到乡、村。由于这次统计调查要体现在三张数据较多的表格上,表中各项指标间平衡关系复杂,一个数据错误,整张表格都要重新填写、审核,细致程度要求很高,为此办公室决定分三个小组到乡镇具体指导,最多的一天他一口气跑了三个乡镇12个村。期间,有的同志都开玩笑说:“小刘,你这个未满月的新郎官可不怎么称职呀,天天让新娘子守半宿空房”。听到这话,他只笑着说:“没什么,反正她在市里上班平时也只周末回家。”

  各乡镇基础数据上报完成后,正值周末,但还需要对这些基础数据进行汇总和平衡试算,而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就在这时,他的妻子发来短信,“我一会儿到家,我们出去吃饭吧”。看完后,他只简单地回复说:“单位有事,你到家后自己做点饭吃吧,别等我了,尽量早回”。而当他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晨6点了,看到桌子上早已凉了的饭菜,看到客厅里没关的灯,看到妻子那充满委屈、埋怨的睡脸,他不禁流下了眼泪。

  2014年春节,38岁的刘海亮有了女儿,自然是疼爱得不行,可是却很少见他准时下班,同事们开玩笑说他不按时回家肯定是偷懒躲避哄孩子,一向好脾气的刘海亮这次微怒了,说我也想回家看闺女,但是老婆怕我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吵着闺女。

  对此,他是这么说的:我也曾是一名农村的孩子,深深地了解农民的境况,为他们做一点事,我的这点委屈又算什么呢!

  这点点滴滴汇聚成了一条奔流不息的河,当奉献已成为一种习惯,刘海亮为“三农”服务的诚心不会停止、为“三农”服务的脚步永远向前……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