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第十二期

还权于民——潍坊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纪实

2015-12-15 11:17:16       来源:中国农村网    作者:陈 娜 徐 明

  

  “当了半辈子农民,做梦也没想到,打今儿起,俺成了村经济合作社的一名股东!”近日,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经济开发区(宝城街道)四图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完成了工商注册登记,村民张丹手捧着自家的股权证,高兴得合不拢嘴。

  从2008年开始,潍坊市被列入山东省农村综合配套改革试点,从城中村、城郊村开始,开展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工作。截至目前,全市已有8251个村完成改革,占总村数的90.5%,其中有6925个村进行了工商登记,占完成改革村的83.9%。

  成员资格——代表集体议定

  昌乐县宝都街道东南村是典型的城中村,早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不少农民在缴纳一定的费用后就成为城镇户口,户口挂在了其他居委会名下,人却不在当地生活,成为“空挂户”。东南村3013人户籍人口中“空挂户”有1000余人,比例接近三分之一,此外还有出嫁女、无子户、迁入户等情况,较为复杂。今年6月,昌乐县被农业部、中央农办、国家林业局确定为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县之一,东南村为第一批试点村。

  改革之初,村民对于谁是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并没有清晰概念。东南村全体村民经过长达2个月的讨论,最终在今年8月,以东南村权能改革领导小组名义出台了《东南村权能改革股权享受对象资格认定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认定办法》),规定了本村符合股权享受对象资格的12种情况、不符合的3种情况和丧失资格的4种情况。同时,东南村决定选举产生股民代表,对于无法按《认定办法》辨别的情况,由股民代表进行甄别。东南村党支部书记杨进增介绍说:“选出的53名股民代表,都是对各个区域比较熟悉、一直在村里生活的老村民。”

  股东代表张洪文说:“《认定办法》都是我们集体开会讨论的结果,大家发现遇到问题还是要集体议定,不能一棒子打死。就连村里最主要的‘空挂户’问题也要分两种情况,1985年以前将户口迁入村里的村民认定为成员,而1985年以后迁入村里的则不认定为成员,因为前者是带地入村,后者没带地。”

  “空挂户”只是东南村在改革过程中解决的其中一个问题,还有外嫁女、无子户等许多问题,而坚持民主一直是东南村坚持的原则。

  潍坊市农业局副局长张丙来说:“东南村遇到的问题并不特殊,在潍坊市具有一定的普遍意义,其改革做法也可以说是潍坊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村做法的一个缩影。我们的思路是有规定按规定办,规定没有明确的,则交给老百姓民主议定。”

  清产核资——坚持专业评估

  作为潍坊市城区,奎文区近年来城市开发建设进程较快,农村集体经济收入也不断增长,但如何保值增值、如何分配等问题却牵动着农民的心。据大虞街道孙家村村民王玉芬回忆,早些年,听说其他地方搞产权改革,把集体资产量化到个人头上,还能分红,觉得这个事挺好,因此没少到村委会询问情况,“这可关系到以后俺们手里的股份能值多少钱呢。”

  从2008年开始,奎文区全面启动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到2013年底,全区原59个行政村的7.1万村民全部变成股份经济合作社股东。

  奎文区经管局局长周岳胜介绍说:“由于处于市区,村集体资产的价值更高,村民对集体资产也更为看重。为此,奎文区经管局引入第三方评估公司评估村集体资产。”

  奎文区经管局面向全市公开招标选聘了24家具有较高资质的审计评估中介机构,建立了中介机构库,参与村集体经济组织清产核资工作。村民通过开会讨论的方式,决定选用哪家机构进行评估。审计评估结果经村民代表会议通过后,进行公示,不仅保证了“家底”清得准确,更注重了清出的“家底”群众知晓、群众了解、群众认可。

  而昌乐县宝城街道四图村村支书王延朋却曾为怎么评估村里资产的事发愁。村里成员299人,集体所有的经营性资产主要是沿街店铺,限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基本没有专业公司从事集体资产评估,外地的专业公司费用却很高,老百姓也不想浪费钱在这个方面。王延朋说:“多亏了街道经管站救了急。”经全体村民大会通过后,资产评估委托给街道经管站完成。

  四图村村民冯月英说:“原来一直不清楚村里有多少资产,现在街道经管站一清点,我们就清楚了,也放心了。”

  股权设置——产权走向明晰

  2009年启动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的奎文区李家庄村,经过448户村民实名投票后,全票通过了股份量化方案,李家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长李洪武介绍,按照股份量化方案规定,集体股占可量化资产20%,个人股占80%。拿出部分资产划归集体股资本金,李洪武的解释是,“还是属于全体股东所有,但更能集中使用,用于公益事业。”

  潍坊市农业局副局长张丙来介绍说,“早期改革的村基本都采用集体股和个人股并存的方式,一般留有不超过30%的集体股;后期改革的村基本只设置个人股。改革过程中发现,村民对集体股比较敏感,而公积公益金在年终分红的时候也同样可以通过。所以,随着改革的推进,集体股就渐渐消化了,后期改革的村基本只保留了个人股或少量集体股查缺补漏。”

  潍坊市绝大部分地方采用了一人一股制,易于操作,群众也乐于接受。集体资产折股量化确定股权后,由潍坊市各个县市区(市属开发区)农村经济管理部门以户(或成员)为单位统一制发股权证书,股权可以在户内继承,也可以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转让,但不得退股提现。

  “咱也当上股东了,以后能拿分红,生活更有保障了!”高新区新城街道山后徐村的徐文国刚领到红彤彤的股权证时,别提多高兴了。

  “改革把原来集体资产名义上‘人人有份’,实质上产权虚置、主体缺位,明晰为‘人人有股’,从根本上解决了农村集体资产产权不清的问题。”张丙来补充说,“改革的成果是实现了公共服务均等化,确保了成员权力的最大化。这是从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农民的主人翁地位。”

  说起改革的好处,奎文区大虞街道孙家社区张光辉感受最深的是,“村里的经济管理和村级事务管理不再混杂在一起了,原来,村‘两委’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也管,职责不清,责任不明,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和工作成效。”改革前,张光辉就是原来孙家村的村支书,现在张光辉是孙家社区股份合作社的理事长兼社区党委书记、主任,这几个身份如何区分,张光辉说得头头是道:“党支部专门负责农村党的建设,村委会专门负责村里事务管理,改制后的村(社区)经济管理组织负责成员资产的管理、经营和投资,促进集体资产保值增值,保证成员的集体收益分配权。”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