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改革观察

发展集体经济,代表委员们说了啥?

2018-04-17 14:47:06       来源:农村财务会计-中国农村网    作者:本刊记者 陈娜

  

  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支撑和保障。今年两会,代表委员们就如何发展集体经济纷纷建言献策。

  呼吁立法,突破发展瓶颈

  针对如何从具体法律上把特殊法人地位落地,长期坚守“三农”战线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陈锡文坚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立法。他在这次两会分组讨论发言中,花了近半小时呼吁制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

  陈锡文表示,这几年我国的法律体系日益完善健全,但涉及到农村的法律,特别是有些重要性的、具有上位法作用的,还是有缺失。没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就是其中一点,由于没有相关立法,对“中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土地流转”等概念没有一个权威、规范的法律解释,这给农村集体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影响。有些地方在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过程中,将“通过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把收益分配权落实到每个人头”,错误理解为“将集体资产权分配到每个人头”,把“财产共同共有”错误理解为“按份共有”,这样就曲解了集体经济组织的概念。

  无独有偶。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左定超也提出,要比照《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和《公司法》的有关原则,制定出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他认为,通过立法,应明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性质、地位、财产范围、登记设立、股份划分、配置、转让、收益分配、经营模式、决策程序、管理制度等。同时,应明确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注册登记部门、登记程序、成员争议处理程序和处理部门。并结合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工作,准确量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产,清产核资,明确可以落实到户的集体资产股份范围。应将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及其收益、农村集体所持有的企业与非企业股权、公益性项目与基础设施项目等全部纳入集体资产股份范围,并按适当原则以股权形式落实到户,使农民变成“股东”,并依法享有参与决策管理、收益分配、股权转让的股东权利。

  不仅有制定政策的中央级省级代表委员在关注集体经济组织立法,来自基层的代表也在呼吁立法。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党支部书记吴慧芳看来,除了应出台全国性或地方性农村经济合作社管理条例,明确农村经济合作社法律主体地位外,还应依法对符合条件的农村经济合作社在工商部门登记,保障其作为市场主体公平地参与市场经营活动,推动农村经济合作社步入规范化轨道。

  来自山西省原平市子干乡子干村党支部书记栗翠田代表则建议,应赋予村集体经济入市资格,颁发《特别法人证书》和统一社会代码,使集体经济组织人有证、证有号,名正言顺地投身乡村振兴战略和壮大集体经济的浪潮之中。

  严把财关,限制小微权力

  随着集体经济的不断发展和集体资产的不断增加,村民对如何管好集体财务,监督村社干部权力也越来越关注。

  据统计,党的十八大以来的5年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处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7.8万人。“蝇贪”“蚁贪”已成为最让群众反感、厌恶、痛恨的腐败问题。为限制村级小微权力,从源头上遏制村民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去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强村民委员会和村务监督机构建设,完善农村社区建设重大问题的民主决策、民主监督制度。这次两会,针对如何依靠民主力量监督村社干部,筑牢村级财务“篱笆墙”,代表委员们也分享了不少经验和看法。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辛集市和睦井乡豆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冯敬坤担任基层干部31年,他深刻意识到“预防‘蝇贪’,制度当先”的道理。“在村级财务方面,我们村对理财小组工作人员的身份进行严格限制,不能是村‘两委’干部,且必须由村民代表推选。财务专用章被分成三部分,由三名财务人员分别保管,在审核文件票据时,三块财务印章同时加盖才有效,盖章后,收据发票背面还需要财务人员签名才有效。根据财务制度,采取一天一清、每月一审制。”冯敬坤对这些财务制度熟稔于心。

  在湖南省蓝山县毛俊村,由村民组成的账目监督小组和财产清算小组定期公示财务档案,大到项目建设,小到一瓶水的开支,件件有档可查,村民十分放心。“当好村干部,就必须要讲廉洁、有底线,做好村务公开,还村民一本‘明白账’。”全国人大代表、毛俊村党支部书记廖仁旺在村务公开方面分享了预防贪腐的经验。廖仁旺总结自己之所以能够持续担任28年的村干部,关键在于能确保财务信息公开透明。

  在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东丽区华明街道胡张庄村党支书记杨宝玲看来,要想让村民放心,村党支书记必须要以身作则。“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是担任一名村党支书记必须坚持的原则。她说:“我们村始终把村务公开民主管理作为一项‘民心工程’来抓,凡是村民普遍关心的重大问题、涉及村民利益的村务大事,严格按照‘六步工作法’程序进行。”

  杨宝玲举例说,2016年,胡张庄村的葡萄园遭受到百年不遇的“雹灾”,大部分葡萄种植户的葡萄园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为了减轻种植户的负担,杨宝玲多方努力,通过政策扶持争取到资金200万元。但是这资金怎么分才公平?还得听听大伙儿的意见。于是她专门召开“两委”班子会进行研究讨论,动员党员和党小组长,深入群众中耐心细致地做工作。最后,公平公正的分配方案得到村民的一致认可。

  在此前召开的江苏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仁禾中衡咨询集团党委书记梁泽泉总结近年来参与的村企结对帮扶工作,发现许多惠农政策通过村级组织惠及农民,农村财务管理成了广大农民群众非常关心的重点和热点问题。但农村财务收支管理等方面的问题,制约了村级经济的健康发展,亟待加强管理。

  在他看来,现在虽然实行了“村账镇管”制度,但不少还停留在“村账镇记”的层次上,镇会计对村的重大经济事项和资金使用缺乏必要的审核把关和监督;由于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特殊性质,部分支出和费用入账存在白条,预决算未经村民议事和审计而报账;不少村从事财务的报账人员没有经过正式业务培训;村干部也很少向村民解释财务状况。

  为此,梁泽泉建议,坚持工作标准,推进从单纯的“村账镇管”的记账工作向日常管理和指导监督转变;扩大基层民主,对重大经济事项要严格履行村民代表会议民主决策制度;推进政务公开,用好村务公示栏等平台、党群议事会等载体;建立和完善村干部考核机制和责任追究制度;进一步加强对农经队伍的建设,增加农村财务审计工作经费,加大农村财务审计人员、村会计的业务培训和学习;有序推进村级财务管理工作,促使村级经济向规范化方向发展,确保涉农资金、扶贫资金的专款专用和惠农政策的有效落实。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