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60周年农财缘

《农村财务会计》:27岁相识 27年相伴

2018-01-15 16:37:21       来源:农村财务会计-中国农村网    作者:□ 张裕新

  

  我出生于1964年,高中毕业后当上了生产队会计、大队会计,在我任上开始实行了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时白天忙田里农活,晚上记账算账、归户结算、报表汇总,偶尔拿到一本《农村财务会计》,总感觉离我们太远太远了。1991年在乡财政所工作时,正式结识了《农村财务会计》,那年我27岁。

  那时财政所里有很多财政、财务和会计类杂志,这些杂志大多数政策理论性很强,专业研究性深奥,对我们这些基层财务会计人员来说常常是“看书看皮”。唯有《农村财务会计》与我们工作贴近实用,这本“小刊物”的所有栏目都适用于我们乡下会计人,因此,每当这本小册子一到,大家都抢着看,相互交流学习。也正是那年开始,我结合乡村会计工作实践给《农村财务会计》写稿,在1991年发了6篇稿子,当年录用了3篇:第4期“会计园地”的《整理会计凭证注意事项》,第6期“会计园地”的《记帐(账)工作歌》,第8期“工作研究”的《对乡财政参与村级财务管理的看法》。记忆中最难忘的是时任副主编师高康老师还亲笔给我写信,鼓励我在基层好好工作,多出成果。信上写道:“你勤奋好学、细心钻研业务,使我们看到了农村经济管理工作的希望所在。欢迎你今后能继续与我们合作,一如既往地为本刊出谋划策,做好宣传工作……师高康1991.5.10.”。在师老师“北京声音”的鼓励下,我这个乡下黄毛孩子茁壮成长。上级领导发现我的专业特长和文字功底后,1995年调我到了市财政局工作,2005年我又获得了高级会计师任职资格。

  这封信到2018年一算正好保存了27年了,我也没有辜负师老师和《农村财务会计》所有编辑老师的期望,与《农村财务会计》相伴了27年。我每年都能利用业余时间,为《农村财务会计》“爬格子”。组织上又考虑到我对农村财务的专业特长,2008年调入市纪委专门从事农村纪检监察工作。结合查处乡村干部违纪违法案例我写下了不少稿件,并得到了《农村财务会计》编辑老师的润色。如2010年发表的《村账审计中的会计责任划分》《村级零招待不现实》,2011年发表的《纪检监察部门不宜直接组织村级审计》《拨款同时也应“拨要求”》,2012年发表的《应加强维稳专项经费的管理》《低保金之痛》《挪用集体存单引发的“冤案”》《 警惕银行对账单不随会计凭证装订》,2013年发表的《“洗净”村账“白条”》《财政资金不能用于赞助捐赠》,2014年发表的《谨防村官“吃”杂工》《村官也该禁抽“工作烟”》《财务互审丢不得》,2015年发表的《村委会莫向村官借债》《不妨查查现金日记账》,2016年发表的《从惠农资金审计中深挖违纪线索》《村党支委班子“和气”生腐值得警惕》,2017年发表的《不能“收”党费》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在农村纪检监察一线工作实践中的所思所想。与此同时,我结合实际案例活学活用《农村财务会计》,多次被领导点名为乡村干部上廉政课、开展支农政策培训等,讲课时的每一次掌声,都让我想到《农村财务会计》对我的鼓励和为我提供的发展平台。

  2018年正值《农村财务会计》创刊60周年之际,让我再写下一点感想献给新时代的您:

  我从乡村会计一路走来,经常地为您提供“原材料”,并不停地使用着邮递员每月准时送来的新鲜“产品”。 一年又一年,一日复一日,与《农村财务会计》的故事,都深深留在了岁月的记忆里。在似水流逝的岁月里,我袒露着那份对《农村财务会计》的赤诚,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翱翔,伴随我在人生的隧道里反复地唱着《农村财务会计》之歌。2018年,我将退居二线,党内职务隐去,但党员身份和会计资格犹在,与《农村财务会计》的关系不变。我将不忘初心,始终坚守那份执着和信念,真正感悟着一位农村财务会计人的人生真谛!

  (作者单位:江苏省启东市纪委)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