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财会故事

每逢夏收思“公粮”

2017-07-11 11:27:43       来源:农村财务会计-中国农村网    作者:□ 张裕新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我清晰地记得,每年夏收时节,蚕豆熟了,麦子也登场了,生产队就组织人力轰轰烈烈去上征购了。一次,队长安排我们几个拿打折工分的小家伙跟大人到镇里上征购,去的时候我们跟在拉板车后面吃力地推,那时还没有拖拉机、大卡车什么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人力拉板车,回来时我们坐在板车上跟大人们高兴地聊,一同去的黄大伯边拉车边向我们提问,谁知道什么叫“征购”?大家七嘴八舌,而黄大伯最后将答案告诉时,当时我们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要将整车蚕豆送掉呢?

  1980年,我高中毕业高考落榜,大伙推荐我担任所在生产队会计,从事农村财务工作后,才明白送掉的粮食是农业税,它是国家向一切从事农业生产,取得农业收入的单位和个人征收的一种税,当时农业税以征收粮食为主,农民习惯上把交农业税叫“上征购”,把农业税称为“公粮”。

  那时的上征购,队长特别认真。首先要将粮食晾干无杂质,等验收后,颗粒饱满的蚕豆、麦子才可以装包上秤。为国家交粮,各生产队上交的一般都是上等的好麦子。我的记忆中,那时粮食格外短缺,我高中寄宿吃的是纯麦饭,至于白米面粉,只有偶尔招待客人时才能跟着吃一顿。

  1983年,生产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当生产队会计的我把全队土地划分到各家各户,农业税变成一家一户向公社粮库送粮。农民们在农作物收获后,自觉地把粮食晒干选净,有的用自行车,有的用小推车,还有的用肩挑。全家出动,把粮食送到粮所,然后就在漫长的时光中等待验收。特别是包产到户后的第一年上征购,各家各户为不影响农活,都集中在早晨和中午时间到集镇上交纳爱国粮。那时的粮站里,热浪沸天,人声鼎沸:化验员、司磅员被围得水泄不通,开票员、出纳员被催得目瞪口呆,站长忙得不见踪影。那时的粮站人员很吃香,公粮交不完,“议价粮”就不收,农民就没有钱花。

  记得有一次去交蚕豆公粮,一大早把几百斤粮食送到粮站,等了一个多小时,挨到我家上秤,那个管理员等我解开粮袋口时随手抓了几粒蚕豆,用钢丝钳一夹,声音不脆,我和父亲眼巴巴地直颤抖,他“金口”一开:“回去再翻晒翻晒。”我和父亲自感已经蛮干松了,无奈之下,只好又拉回去。

  那些年,除了以粮食顶替农业税,还有村提留乡统筹、各种摊派,农民细算过一笔账,种一亩地除掉各种费用,最多有一二百元的收入,辛辛苦苦一年,只落下自家的一点口粮。父亲常说,种地纳粮,天经地义,再怎么困难,皇粮不能不交,乡亲们也都这样认为。

  一家一户的农业税征收,从核实任务落实到户,核实减免到征收入库,工作面广量大,为适应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需要,1986年,江苏在全省招收农业税干部,我成为一名乡财政所的农业税会计。90年代初,我工作所在的王鲍乡共有20个行政村,10313个农户,28395亩耕地面积,74.82万元农业税任务,平均每亩26.35元。那时具体征收一般都委托村干部代征,乡农业税会计具体负责全乡农业税的宣传、结报、征解和处理农业税“钉子户”,在农副产品收购旺季都要驻站征收。2001年,启东市实行农村税费改革,农业税征收方式改为“定时定点”和“纳税大厅”征收,同时对农村税费改革前的农业税尾欠,中央作出了“暂停追缴”的明确规定。2004年,启东市实行农业税减半征收试点。在征收方式上,强调严禁委托村干部代征农业税,严禁将征收任务下达到村组,严禁村干部代垫代缴农业税。

  2005年,第十届全国人大第十九次会议依法废止农业税条例,这一政策刚一出台,许多农民向在财政部门工作的我询问是否真实。我说,电视上、报纸上都公布了,这还能假么?不但取消农业税,种田还要发补助金呢。农民听了以后,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有的甚至都不敢相信:“哪有这么好的事儿?交了几千年的皇粮能一下子取消?还给补助?”过了几个月,和农民朋友们闲聊时,大家说的最多的话题还是国家免除农业税的事。

  随着财政实力的壮大,惠农政策好事连连。近年,国家又实行了对农民种粮直补和农资综合补贴,而且补贴标准逐年提高,补贴范围越来越广。在乡村里走一走,和父老乡亲拉一拉家常,但凡经历过交公粮的人,谁不说当下的惠农政策深得民心呢?

  回忆往事,思绪万千。年复一年的收税生涯,乡间小道留下无数脚印,尝过无数酸甜苦辣,也获得厚厚一叠荣誉证书。想想当年拨算盘珠垫复写纸造册,戴大沿帽骑自行车下乡收税,在农产品收购旺季,还要起早摸黑,挤进发款室,查翻数十本清册,边开票扣款,边同不愿扣交的农民磨嘴皮。等到长长的队伍散去才回到所里轧账盘款,再数着星星赶40里路回家,人生最宝贵的年华都奉献给了农业税事业。又想想后来农民纳税意识不断提高,自觉定时定点交税,排队踊跃完税。再想想现在条件好了,坐在空调房里,只要鼠标一点,老百姓就能在“一折通”上领到涉农补贴款,这些好事情过去真是想也想不到!

  人到中年了,在我身上经历了农业税(公粮)的变迁,从征收公粮到折征代金,从集体交纳到按户交纳,从村组干部代征到财政直接征收,从上门催交到主动纳税,从提高税负到全部免征,从全面取消农业税到发放涉农补贴款,在我的生命里见证了“公粮”的改革。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发展农业、造福农村、富裕农民作为治国安邦的大事,把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摆到了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中之重。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去见证农村全面实现小康的中国梦。

  (作者单位:江苏启东市纪委)

  ​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