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第三期

一封奇怪的举报信

2016-03-09 13:14:52       来源:中国农村网    作者:张裕新

  

  去年3月,一封署名顾某某、陆某某、王某某3人并身份证号码的联名举报信“飞到”了笔者手头,反映江苏省启东市某镇畜牧岗位干部卫某采取虚报冒领的办法骗取动物疾病预防经费的问题,举报信内容十分简单。根据领导安排,笔者和同事决定先听听举报人的话,以此获得更详细的线索。

  我们首先根据身份证号码,下村找举报人密谈。到了村组一问举报人住宅,周围群众说顾某某、陆某某、王某某3人已经去世了。听到这个令人吃惊的消息,我们与被询问村民都哭笑不得。但“不愿意实名举报,说明真正的举报人怕打击报复,举报内容真实的可能性较大”,我们商议着。

  “被冒用的‘举报人’都在这个村,真正的举报人也叫得上这些逝者的名字,举报内容是否与这个村有关呢?”于是我们以下乡调研干部的身份来到了某畜牧专业养殖合作社走访了解情况。恰巧,理事长是镇上聘用的畜牧防疫员,当向他了解镇兽医站防疫情况和防疫员待遇时,他介绍:镇兽医站聘请的防疫员要包干完成防疫任务,平时除有一部分劳务费外,还发了一点雨衣等劳保用品,上级来检查时,有时还安排一点招待。“有钱领、有物发,有酒喝,必有财务账据,不妨先从财务入手看点问题”,我们这样考虑。

  从镇财政所了解到市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疫苗是免费发放的,防疫经费主要用于防疫员的注射费及添置防疫器械等支出。查阅会计账证,畜牧岗位的费用,仅发现有支付动物防疫劳务经费的发放明细和添置相关防疫器械发票,防疫劳务经费的发放不使用现金,通过农民(防疫员)“一折通”打卡发放,相关防疫器械发票如冰箱等报销手续也都符合规定,却找不到防疫员所说的有关“劳保费”、“招待费”等支出凭证。“虚报冒领骗取动物疾病预防经费的问题”只能在虚造防疫劳务经费上做文章。

  后经了解,该镇共有8名防疫员,全镇分为7个防疫片区,防疫员的注射费根据各片区畜猪的饲养量的多少来核拨,各防疫员的注射费也是各不相同。带着疑问,我们仔细寻找案件线索,经向蔡姓防疫员了解情况,蔡防疫员透露:打到“一折通”卡上的防疫员注射防疫劳务费,他们每个防疫员都要拿出一部分交给镇兽医站,镇里规定统一集资用于集体动物防疫的“活动经费”。

  顾名思义,“活动经费”是用于防疫活动的经费,完全可以入账报销,为什么还要防疫员另外集资给镇兽医站呢?我们分析,防疫员实际应得的防疫劳务费按工作量不可以少给,拿出集资的所谓“活动经费”可能通过虚增防疫员工作量的办法,再以提取“活动经费”的名义,套取防疫经费,其套取的资金或用于不正当交易,或截留私分,少部分用于真正的“活动经费”。

  根据举报内容分析,被侵吞的可能性较大,于是对镇畜牧干部进行谈话。7张发放防疫注射劳务费的凭证放在镇畜牧干部卫某面前,“防疫员表上分配的劳务费与防疫员实际拿到得到的劳务费是否一致”,“防疫员从‘一折通’上取出劳务费交给你后用掉多少‘活动经费’”,“还有的钱呢”,在审询室里,卫某不得不低下了头。

  经查,卫某利用负责对镇防疫员聘用、管理及统计防疫员工作量、审核发放防疫注射劳务费等职务便利,与同岗位的高某共同商议后在发放防疫注射劳务费过程中,以“活动经费”的名义通过虚增防疫员黄某等8人的工作量,套取防疫经费共计人民币14.01万元,除为工作开支劳保用品、招待等费用5.53万元外,卫某、高某私分余款8.48万元。

  通过这封奇怪的举报信,我们顺藤摸瓜,查处了两名镇机关干部,也让真正的举报人满意了。

  (作者单位:江苏省启东市纪委)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