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2019年第7期

密云街花

2019-07-12 10:06:37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赵童

  

  改革开放之前的密云城,从老照片上可以看出:所有的建筑物都显得低矮、简陋、陈旧,映入眼帘的是灰蒙蒙一片。街道两旁没有成行的树木,也没有花草,京郊的这个城区像个呆板而孤傲的老人。近几年,却顿改昔日旧貌,出落成一个蓬勃向上的青春女子,梳洗打扮,巧妆淡抹,迅速进入了“恋爱季节”。又似仙女轻驾祥云飘飘而至,挥手之间花丛如锦如雨,遍布密云城街道湖边。

  惊人的变化源自2001年国庆节,那年恰逢建国52周年。几天之内,密云“小长安街”摆放了一溜儿白玉般的大石花盆,盆盆鲜花朵朵。刹那间,“长安无处不飞花”,万紫千红扮京门。这从未有过的景观,令密云人争睹芳容、喜上眉梢。那年小长安街的花一直延续到霜降之后,足见我们北方人恋花情结比南方人毫不逊色。

  正是从那时起,满街的鲜花使古城返老还童,让市民精神为之一振。于是城区内外,街旁湖边摆花、种花一发而不可收。

  2月,乍暖还寒,街面门脸儿上“迎春”的霓虹灯最先揉开睡眼。不过几天,门前柔韧的枝条上便挂满一串串金色的花,小长安街“迎春花”随处可见。每到黄昏,“金龙”见首不见尾,犹如天上的街市星河浩瀚——霓虹灯游龙加速流淌。间或有白玉兰树,小长安街两旁一行行对影成双,恰似婷婷少女,像表演转盘杂技挑起数不清的玉盏,挽住行人的脚步。

  最先让人看到春天的是迎春。看见枝头上的花苞,你便知春的脚步近了。花苞虽紧闭着,却以醒目的黄告诉你盛开之日绝不远,迎春花开得早,一丛丛,一簇簇地占据你的视野,让你不得不关注它灿烂的笑颜。一团团、一片片,带着无限的生机和泼辣——装满你的视野,肆意铺开它的金黄,就像一位写意画家尽情泼洒的颜料。

  迎春的花期未完,碧桃花已经按捺不住地怒放枝头。她们不满足一般桃花的淡粉色,而是紫红浓艳,极尽青春张扬。那小小花朵你挨我我挤你,赶趟似的挤得不见了枝条。那种热烈和火爆,一下子便点燃起激情,街边、湖岸、公园里,红与黄相间。有迎春的地方,大都有碧桃联袂。

  街道是城市的血脉。鼓楼东西大街是密云城的主动脉,政府、广场、大剧院、钟鼓楼、图书馆、世豪大厦、学校、医院、银行、商店都密密麻麻地集中于此。鼓楼大街一直努力迎合时代的脚步,路面几次拓宽,建筑翻新,往四下延伸……拆拆建建几十年,恰好长在城中央。西门外白河被清理,成了十里清流。从名字到历史,鼓楼大街与千千万万小县城的干道一样,总是被积极赋予使命又时刻面临手术,每一代人对她的印象都是千差万别,可这并不妨碍她承载小城居民的共同记忆。

  几年前,旧城改造的时候,鼓楼东西大街拓宽,街旁留有步行道,石条墁地。临步行道一律栽上了玉兰树,见头不见尾。玉兰树,正是那种坚韧的可歌生命。不管土壤贫瘠或肥沃,环境或优或劣,只要栽上就能生根、发芽、开花。

  寒冬已过,空间凝固般寂静。密云城西门外冰封的十里长湖渐渐溶化,但镜面似的湖水却不见一丝波纹。野外的树木还是光秃秃的,枝头上不见一片绿叶。仅仅几天功夫,沿湖岸边的柳树开始吐芽,一天比一天绿得深。小长安街的玉兰树也受到了蛊惑似的悄然泛绿。

  一夜和煦春风吹过,玉兰花几乎全开了,开始只是一树未开的花苞,粉白、紫红,各占枝头。

  春分后,玉兰树白花怒放,肃穆庄严,不可进犯。小长安街成了花的海洋,那一支支圣洁的玉兰花,如同仙光四溢的迎春天使。朵朵白花,带有某种不同寻常的生命意义。在这梦境之中,人不过是一脉气韵、生动的血肉点缀。只有敏感心智,才能与生灵奥秘息息相通。玉兰白花,有力反衬着百花的五颜六色,春天才显得如此绚丽多姿。它的蓬勃,给人启迪,催人奋发。在玉兰白花的背景里,生灵万物憋足了劲力,争相把世界装扮得丰富多彩、美轮美奂。一切如同呼吸空气那样,来得自然亲切,万物生灵都能充分展示自己的魅力,都能美好地生长着。仅此,玉兰白花存在与否,在玉兰花心目中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用生命畅想春天,它因春天而怒放……

  单是那一枚枚被擎上枝头的花苞,玉兰花就有一种难得的气度和底蕴。大朵的白色的厚瓣花朵令人惊喜,大气、热烈、奔放、甚至还有点儿义无反顾和舍我其谁。玉兰树开花时节层层叠叠密不透风,铺铺张张似雪压山川。清早花香弥漫,黄昏晚霞满天,那些如醉如痴、疯疯颠颠、挤挤撞撞的看花人中总少不了我和家人的拍照合影。

  你若正在小长安街漫步,那一丝丝淡雅的幽香就会直入肺腑,深深吸几口,恍惚魂在花上浮。玉兰树下,你驻足良久,望着含笑的玉兰花,顿时心海泛起涟漪。如此灵魂印证的动人时刻,人心同花朵相识相知相惜!

  玉兰树花开时,四周人都去看。我看玉兰花开是趁灯火初放的黄昏时刻,此时的小长安街显得寂静些,这恰是观赏白玉兰时的最好时候,一来月色朦胧,二来也是最重要的,白玉兰本来就闲云野鹤,不喜欢闹,此时与它相会,最适合它的习性了。玉兰花即使开得白花满树,也素静淡泊,像瓷器上的青花。春天,乱花迷眼,一抬头,看到这么素淡的一树,犹如迷途的羔羊会一下子看到来路。玉兰花的欢愉是淡泊的,笑不露齿,如同待嫁的青春女子。

  但若说花期长,当数地上生长的各种花卉。其中种植栽培最广,花色最繁的尽人皆知:月季花。月季花是美化密云县城的主力,家族庞大且如舞台上的舞女一样,轮番上阵表演,不知疲倦地从融融春日到飒飒暮秋。不论娇小还是硕大,全都妩媚多姿,但不娇气,令人一见倾心。月季花在南国四季不凋,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也能忍耐,而且来年更加蓬勃旺盛。首都人念其瑰丽情深,给了它市花的名分。月季花不负众望,年年饱汲日光和雨露报答北京人的知遇之恩。

  步入奥林匹克公园时,满眼的月季花朵高低错落,微风吹拂不停摇曳,阳光普照下的清晨露珠熠熠生辉,朵朵鲜亮,透着精神和灵气。有的含苞欲放,羞羞答答,有的露出半边脸,犹抱琵琶半遮面;有的尽情绽放,露着笑脸,尽情夸耀自己的甜美动人……有诗云:“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这可说是对月季花最好的赞美了。一朵花未谢,又一朵花已经在枝头吐艳盛开。如此长的花期,持之以恒,美艳常新。月季不与牡丹争春,不与夏荷比美,不与秋菊示雅,不与冬梅斗艳,永远飘逸着清香,淡定从容,不改本色。尤其是粉红色的月季,粉中透白,白中透粉,花色娇艳、浪漫而洒脱。

  四季的花形形色色,但都有固定的花为月份的代表。9月有菊花。菊花是隐逸之花,历来是清流名士的所爱。古时候的秋天,每年都要举办菊花会,故而九九重阳时节又有菊花节美名。古人讲究雅兴,闲时或耕作、或者闭门读书,每到菊月就会人潮倾城,文人墨客皆赴会赏菊。秋末冬初,密云县城并不寂寞,十几处公园里盛开着菊花。经一夜寒霜,一簇簇, 一丛丛,一片片,有绿色,有紫色,有深深浅浅的黄色——黄灿灿的如同遍地撒满了耀眼的碎金。

  北风起,落叶纷纷,接着城外湖水结起薄冰,密云城还能有街花吗?别以为一入冬,密云城准是百花凋零,其实不然。菊花谢幕之前,小长安街和南门国道便会有盆花提前报到,塑料花开始大出风头。它们被巧手塑造点染得足可乱真,一束束、一簇簇插入似白玉石盆内。品种多得令人四顾不暇、眼花缭乱。园艺工人还嫌美中不足,于是地上摆,门前架上排,全像化妆师装扮的新娘,别出心裁。

  你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正在街上急匆匆地走,一抬头,被满眼缤纷的色彩撞击,倍感密云城冬景不再单调。抽一抽鼻子,不由得闻一闻,感觉一股春风已携带着花香扑面而来。

  而今,密云街花是一幅多彩的长轴画卷,人在画中。市民晨炼健身、聊天散心,不再单调和无味。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