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2019年第5期

古道幽幽牛角岭

2019-05-16 11:17:15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张栓柱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层峦叠嶂的京西九龙山沟壑上下,被刚刚吐绿的杨柳,成片的粉红色野山桃花,点缀得斑斓清寂,俨然一幅写意山水画。久负盛名的京西古道牛角岭关城,就偎依在这群山胜景当中。

  牛角岭关城位于妙峰山镇水峪嘴村西南海拔500米山岭上,是京西古道西山大道的一个重要隘口。近年,很多游客慕名前往京西古道牛角岭,有的想看看当年骡马留下的蹄窝、牛角岭关城,有的则欲寻找“古道轻传漫驼铃,时见驼驴负载行”之情景。周末,我和朋友就到牛角岭走了一趟。

  从门头沟新桥大街坐上890路公交车,20多分钟就到妙峰山镇陇驾庄村,下了车往南步行穿过陇驾庄村,就是京西古道第一村——水峪嘴村。我们走进水峪嘴村时,有一对年轻夫妻带着十三四的女儿从后面走过来,问我们怎么去京西古道。我问她们从哪来,他们说从通州,我心里一惊:从好几十里地以外专门来爬京西古道?真让人佩服。边走我边给他们介绍水峪嘴新村发展建设情况,顺便说了说京西古道牛角岭有哪些看点。

  如今的水峪嘴村,依山傍水,街道整洁,花草芳香,新建的两层小楼鳞次栉比。300多户村民从早年散居在深山沟壑的土石房子里,整体搬迁到今天的200平方米独门小院小楼中,乐享起富裕幸福、舒适惬意的美好生活。穿过村南铁路涵洞,缓坡而上的道路两侧墙壁上,栩栩如生的舞龙舞狮、商铺作坊、茶棚酒肆、商人手推肩挑、骡马驮运货物等浮雕,再现了京西古道当年的一幕幕场景。路旁原有的农家院落,也经过维护改造,办起旅游餐饮接待买卖。

  据专家考察,京西古道分为商道、军道、香道等几种,门头沟区、石景山区、房山区和海淀区都有古道遗迹。水峪嘴村牛角岭是京西古道西山大道中的一段,属于商道,也是东向西的第一个隘口。正如明沈榜《宛署杂记》记载:“三家店过浑河板桥,约二里许曰琉璃局,又五里曰雾里村,又五里曰柔儿岭,又五里曰蝎虎涧,又五里曰牛角岭,又三里曰桥儿涧,又五里曰落坡村……”从三家店过永定河,约二里是琉璃局(今琉璃渠)……再五里是牛角岭,再三里是桥儿涧,再五里是落坡村……明确记载了西山大道由东向西经过个村落顺序。

  由于牛角岭关城是京西古道西山大道东向西的第一个隘口,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还具“地界”之意义,所以关城建造非常坚实牢固,砖石结构,纵深9.3米,宽4.3米,高6米有余。如今,从古道景区入口前往牛角岭关城山道两侧,除了有设计精美的商铺作坊、茶棚酒肆、铁匠铺和骡马驮运煤炭等情景雕塑,还有一处百年前的房屋残垣断壁遗迹,一段破败的石墙跟前放着当年喂马的马槽,以及最为世人瞩目的骡马在坚硬山石上踩踏出的300余个蹄窝。我和朋友行走在这条陡峭崎岖的山路上,很快就大汗淋漓,感觉非常辛苦劳累。身后跟着上来的两位游人,看上去年纪有50多岁的样子,一路走上来也已气喘吁吁。两人停住脚步,小憩了片刻。很难想象百年前商人驱赶着骡马驮队,是何以翻山越岭把煤炭等货物运送到门头沟和京城的。

  据说京西古道经过的地段绝大部分是岩、崖、坡、岭、涧、沟等,不是穿山越岭,就是跋山涉水。牛角岭关城就位于海拔500多米山岭上。俗话说:“上坡骡子下坡马,平地毛驴不用打。”一般而言,骡子能驮二三百斤重的东西,一天可以走七八十里路。这也就是为什么那时商人要选用骡马驮煤走山路的主要原因。历经百年风雨、最具标志性的300余个骡马蹄窝,虽然深浅不一、大小有别,但依旧光滑圆润,深深烙刻在坚硬的山石上。

  古代时,牛角岭关城作为西山大道的第一个隘口,曾有官吏把守,负责对过往商旅收取过路费。如今关城存有两方碑石,其中一方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所立《永远免夫交界碑》,就放在关城脚下的“永远免夫亭”内,据碑文所述,此碑是康乾“盛世滋丁,永不加赋”政策的产物。另一方碑石为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所立《重修道路碑记》,这方碑石清楚讲述了那时京西煤业与重新修缮这条道路的重要性。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越牛角岭,经桥耳涧、落坡岭、韭园、石古岩、王平、彭家坡到王平口的数十个村子,很大程度上“林墟寥落,旗人一半联居,石厚田薄,里人走窑度日。一应夫差,家中每叹糊口之艰;距京遥远,往返不堪征途之苦。”由此可见,古时山村百姓人家的日子,多么辛劳艰苦。

  在牛角岭关城正南数百米的悬崖峭壁上,有一条玻璃栈道,据说是2016年新建的,玻璃栈道全长170米,可以俯瞰跌宕起伏的西山胜境、永定河山水全貌,惊险刺激。因为本人恐高,没敢上去体验。不过可以到牛角岭关城券洞后边的关帝庙看看。关帝庙为四合院建筑形式,清静规制,院内摆放的香炉是仿制品,正殿供奉着关帝像。站在牛角岭关城六角亭上四下俯瞰,水峪嘴、桥儿涧、落坡岭、韭园等村落,好似大山怀抱中的襁褓,绵延起伏的崇山峻岭,托举着蓝天白云。看着雕刻着“牛角岭关城”那方天然巨石碑刻,看着眼前的古道、关城、骡马蹄窝,不禁让我再次记起前两年到韭园马致远故居游览的情形,想起马致远那首脍炙人口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古道幽幽,岁月悠悠。古道、西风、瘦马,枯藤、老树、昏鸦。桃李争艳的春天,走一走京西古道,听一听山野西风,闻一闻花香草苦,探寻一下古道关城、骡马蹄窝里深藏着的故事,别有一番情趣,也别有一番韵味。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