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2019年第4期

熊庆华的人生底色

2019-05-06 10:05:14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波澜

  

  农民画家熊庆华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个展“永生的乡村”,作品被抢购一空,其中一幅卖了五六万元!而在此前的20多年里,他从未卖出过一幅画作,从“不务正业”的农民到流水线工人,再到乡村送奶工,处处碰壁的熊庆华在家乡饱受蔑视。

  如今,他却以独特的画风走红网络,被百万粉丝奉为“中国凡•高”,并引得中国青年出版社为其出书立传……这不禁令其妻子幸福落泪,在丈夫被乡邻视作“草”的艰涩岁月里,唯有她把熊庆华当成珍宝,四处打工供他圆梦。

  1999年9月的一天,家住湖北仙桃市通海口镇永长河村的熊庆华去河边画画,他将随风摇曳的金黄稻田、畅游于碧水之上的鸭子、嬉戏的孩童都收入画中……“你画的真好啊!”熊庆华循声转过头,只见一个长相秀美的姑娘正向自己走来。

  女孩名叫付爱娇,1977年出生,比熊庆华小1岁。当天,她和女伴骑车30多里,穿越10个村庄来到永长河村,只为见见熊庆华这个十里八村无人不知的“奇人”。听人说,他能将山石花鸟画得栩栩如生,还会给人画像。爱美的付爱娇充满好奇,想让他也给自己画一张像,于是寻来了。

  得知付爱娇的来意后,熊庆华立即执笔铺纸,凝神打量起了眼前的姑娘,只见她柳眉凤眼,琼鼻樱唇,白皙的脸庞飞上了两朵红霞……付爱娇羞涩一笑,按照熊庆华的指示坐到河边的一块石头上,开始让他给自己画素描。

  时年22岁的付爱娇,读书时也是个文艺少女,但自觉天赋不足,辍学回家后,虽干起了日常的农活儿,她也会忙里偷闲地读书写字。女孩觉得,在农村像熊庆华这样有追求的人太少了,宁肯不吃饭,也要继续自己的绘画梦!

  二人交谈中,熊庆华讲出了自己的经历和苦闷。他从小学习优异,一次美术课时,老师拿着他的画惊叹:“真有天赋!”升入初中后,因为痴迷绘画,熊庆华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自认升学无望的他念到初三执意辍学,决定将来以绘画为生。从此,父母每天耕田捕鱼,辛勤劳作,他则躲在家里画画。不事农活的熊庆华渐渐被乡邻当作“怪人”“废物”。连累父母也跟着受奚落,村里人都觉得是父母惯坏了熊庆华。父母也试图让他找点正事做,熊庆华却以绝食明志,家人只得妥协……

  付爱娇和熊庆华一见如故,越聊越投机,不觉天色向晚,相约下次再会。

  一路呵护,漂泊打工助夫圆梦

  2000年冬,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婚后,付爱娇负责干农活,每天下田劳作归来,累得双腿发软的妻子忙忙叨叨地做饭洗衣,熊庆华除了画画就是画画。她不仅毫无怨言,还无限宠爱地说:“我们分工不同嘛,庆华只要一画画,就感到快乐,那里面有他想要的世界。”妻子是世上最懂他的人。

  熊庆华苦画多年,却始终没有卖出一张画作。他尝试着设计不同图案的手工生日卡,拿到集市上去卖,但因为太“文艺”,在农村也换不了几个钱。

  2001年秋天,儿子熊迈迪出生。熊庆华兴奋之余难免犯难:有了孩子,奶粉、尿布开支巨大,再闲着,孩子要饿肚子了。他开始在村里打零工,但大部分时候,还得靠父母接济。

  转眼儿子3岁了,熊庆华却拿不出幼儿园的学费。2004年春节后,付爱娇远赴深圳打工,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打电话时报喜不报忧。

  次年春节回家时,熊庆华看到妻子苍老了很多,心酸不已,村里人看到付爱娇出去挣钱,熊庆华却待在家里,有人说熊庆华自私,有人说他是“画疯子”。

  熊庆华在村里待不下去了,他将孩子托付给父母,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到深圳后,因为妻子所在工厂不招工,熊庆华跟着“热心人”去了家职介所,交了150元钱。谁知再去时,人去楼空。后来熊庆华总算进了家五金厂打工。但因流水线工作简单重复,收入又低,令熊庆华感到窒息,他很快就辞职了。

  听人说深圳大芬村的画廊和工艺门店有两三百家,他背上行李前往大芬,其作品却无人问津。熊庆华又不愿成为临摹工人,每天靠仿画名作赚大钱,只得伤感离去,走投无路又一次回到了村里。

  一鸣惊人,好妻子成就“中国凡•高”

  归乡后,熊庆华在附近小镇做了一名送奶工。他每天早晨三四点钟起床,骑着单车把100多个订户的牛奶准时送到手。干完工作,才一头扎进简陋的画室搞创作。付爱娇在外打工长达6年,每个月雷打不动汇1000元给丈夫,让他买画材。

  那时,村里没人瞧得上熊庆华这个古怪又落魄的农民。只有妻子,会在打工城市繁华却冷酷的灯火下,远远陪着他,呵护着他心里高山流水的梦想。

  熊庆华不愿辜负妻子的苦心,也更加刻苦了。他曾不吃不喝,观察渔民捕鱼一整天。赶牛的农夫、插秧的少妇和掏鸟窝的孩子,都是他“盯梢”的对象。有时,他坐在树下冥思苦想,蚊虫咬得他全身是包,他却毫无反应。如果对作品不满意,他就撕了画,画了撕,打破,重组,再创造。

  直到2009年,熊庆华才为自己的创作找准定位:只画最熟悉的乡村。那些游戏的孩子,皱纹深刻的渔民,被遗忘的底层劳动者,就是他笔下的形象。《跑彩船》《我的法拉利》,记录了逐渐流逝的传统习俗,正在消失的家园。

  画了20年,从素描到油画有近千张,由于长期废寝忘食地画画,他得了胃溃疡,曾两次住院。2010年,熊庆华34岁了,他仍没有卖出过一幅画。当年春天,有位做设计师的同学回乡探亲,到家中看望熊庆华。当同学走进他四处灌风的穷酸画室后,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简陋的屋子,被五颜六色的画作装点得熠熠生辉。他的画中融进了中国城乡断层期的疼痛,充满野蛮的理想主义:《城管来了》,打工的小贩们作鸟兽散,一派惊恐;《不羁的牛》,一头负重累累的牛奋蹄抗争,最后甩开束缚腾云驾雾,是“自由和叛逆”精神的自画像……同学被熊庆华的执着感动了:“没想到,在一个根本没人谈论油画的地方,你竟能顶着压力坚持这么多年!”

  同学在城里也看过很多次画展,但熊庆华的画却爆发出耳目一新的原生态和生命力。他激动不已,为其作品拍了很多照片。回城后,他写了一个帖子《我的农民画家兄弟》,发到了凯迪网艺术社区,同时附上了熊庆华的画作。

  不料,该贴竟被频频转发,并引来数10万网友围观。崇拜者和艺术机构纷纷不远千里找上门来。熊庆华第一次卖画,根本不知自己作品的价值,只是让人家“看着给吧”。一名买家以1000元一幅的价格,买走了他5幅作品。熊庆华把这5000元交给妻子,两人兴奋地数了又数,一宿难眠。

  2011年春节,熊庆华患了严重的胃出血,这场病持续了40多天,付爱娇把医院当成了家,每天照顾不离左右,直至他逐渐康复出院。

  当年4月,熊庆华听从“粉丝”的建议,借钱买了台配置最低的电脑,陆续把自己的画挂到了艺术品交易网上。没多久,又有人远道而来,一下子买走了7幅,每幅画3000元。熊庆华激动得浑身颤抖。这一次,一直省吃俭用的他带着父母妻儿,去城里海吃了一顿。

  2013年,付爱娇生下女儿馥影。她陆续将熊庆华的新画作发布到网上,关注他的人越来越多。2014年,北京798晨画廊提出全权独家代理熊庆华的油画作品,2015年1月,熊庆华便在晨画廊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此时,他的粉丝多达100多万,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观看他的画作。著名评论家郭宇宽博士评论说:“在那个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就会被视作不正常的村子里,熊庆华就像黄山峭壁的石头缝里歪歪扭扭地生长出来的一棵参天松树。他的画像凡•高一样有变形,有视觉冲击力,让人看着有一种心酸,又充满希望。”

  2016年7月,作家陈敏创作的《不羁的土豆——熊庆华的非常生长》一书,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晨画廊给他举办了第二次展览,展出的画作被抢购一空,一周就达到了130万元销售额。

  成名后,不善言辞的熊庆华谢绝去高校讲座,也不愿待在北京,仍在村子里画画。他觉得农村才是根,是他画作的灵感之源。前不久,熊庆华翻新了家里的住房和画室,还给妻子买了车。一双儿女也继承了他的艺术基因,小小年纪都很喜欢绘画。

  熊庆华的卧室中,只挂着一张大幅油画《新娘》,正是他亲笔画下的身穿白色婚纱、坐在朵朵莲花之中的付爱娇。在他眼中,爱人从来都是如此圣洁美丽。他还画了一支永不凋谢的粉红玫瑰,放在“新娘”的手中。付爱娇说:“一晃好多年过去,不管他的身份怎么变,我最看重的,就是这份情一直都没变。”

  因为有梦,因为深情,一对普通的农民夫妇,让画画在这个俗世里开出了最惊艳的花。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