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乡情乡俗

右玉 那散落四野的古堡群

2019-04-16 11:40:43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郑亦工

  

  “春天的黄玛瑙、夏日的绿翡翠、秋天的金琥珀、冬日的白玉石”。这是人们对这个塞上小城——山西右玉四季美景的描述,真的是那么形象,那么准确。

  右玉是闻名全国的古堡之乡,那些散落在山岭之间或威严或残败的古堡,能在右玉“旅游兴县”的战略中,承担什么样的角色?那些有着千百年历史的古堡,又蕴含着什么样的奥秘?

  据载,右玉县地处晋蒙交界与长城沿线,是一块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生态建设成果突出的传奇土地。该县从战国时赵国在境内设立雁门郡开始,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已有2300多年。长期的民族交融与碰撞,给右玉这个地方留下了遍地的古城、古堡和林立的烽堠、烟墩,境内现存有古长城89.2公里,古城堡100多座,烽堠哨嘹墩140多个,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古堡之乡”。右玉境内的一代雄关“杀虎口”,自古为我国北方著名边关要塞,开启了中国连通俄罗斯、中亚的“茶叶贸易之路”,同时也是近代移民实边、晋商旅蒙要道。

  时任右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冀全喜推荐该县原政协主席王德功一路同行。王德功老人年近七旬,他退休之后,写了一本名为《右玉古城堡》的专著。

  第一站去的是云石堡。从右玉县城开车出来40多分钟后,王德功指着窗外的一处山地,“那就是旧的云石堡,明代的,在当时就废弃不用了。回来再看吧。”

  “您的意思是,还有一个新的云石堡,这个堡在历史上很重要吗?”我问。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堡,你知道明朝中期,隆庆皇帝与鞑靼议和在边塞茶马互市的那段历史吗?”

  “隆庆议和”是隆庆皇帝下诏,封蒙古鞑靼部首领俺答为顺义王,并批准了在长城沿线多处开辟市场同蒙古族进行贸易,结束了在长城沿线燃烧了几十年的战火,直到明末长达70多年的时间里蒙古族和明王朝始终保持着和好的关系,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军事冲突。

  这跟右玉有什么关系,跟云石堡又有什么关系?

  “当年的谈判就是在云石堡里进行的,茶马互市的地方,就在云石堡之外,明军住在云石堡里,监控着交易市场,保证那里的安全。”王德功说。

  说话间,车爬上山坡,一组巨大的黄土城墙兀立在眼前,残破而沧凉,有人在城墙脚下刻着三个巨大的字:“云石堡”。旁边有一块白色的石碑,那是云石堡被右玉县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铭牌。

  踩着荒草,迫切地沿着山坡走向城堡。一时间觉得那里面依旧驻扎着明朝戍守边关的将士,带着满面的征尘,为我推开厚重的城堡之门。然而,什么也没有。

  瓮城已经残破,从残垣依然看得出城墙是那样巍峨,大约有12米高,两边用木板夹着,一层一层用黄土夯实。原先一定是无比坚固,后来人们在城墙根上打洞,作为居室。那洞一米多宽,不到两米深,窑洞一般,但显然已经有许多年没人居住。

  通过瓮城进入城堡的主体部分,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那里面不再有军营店铺,不再有军人和居民,不再有骏马与牛羊,而只是一片平坦的土地,长着玉米和土豆,绿油油的一大片,被城堡残破的城墙围着,生机盎然。

  400年前,戍守在这里的将士,一定不会想到,他们的城堡变成了一片宁静祥和的农田。

  “那里就是马市。”王德功的话让我从历史回到了现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云石堡的西面隐隐约约有一座小土城。

  “咱们过去看看吧。”我说。

  “就是一个土围子,里面一块平展的地。当年,草原上的蒙古人就牵着马来,在这里与中原的汉人交换茶叶、绸缎等生活物品。”王德功介绍说。

  我用照相机的长焦镜头调了一下马市,镜头里的景致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那是山坡上一个独立的土围子,很大,周围没有什么遮掩。一个见证着民族碰撞融合历史的古迹,就那么落寞地兀立在山坡上,听任芳草萋萋,让人心中阵阵感伤。

  回程进入云石堡边上的村庄,我想问问老乡这座在历史上有如此地位的古堡,有没有吸引游客的目光。

  云石堡是个不大的山村,曾经也有300多口人,但现在只有狗吠,鲜有人声。我们好不容易才在村庄里找到一位妇女,她说自己已经70多岁了,在村里还算年龄小的。“现在住在村里的都是老头老太太,最小的也58岁了,村里的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了,住在城里不回来了。”

  “云石堡在历史上很有名气,现在有人来这里玩吗?”我问。

  “新中国成立前,云石堡还是个交通要道,人来人往,后来不行了。现在,也有旅游的人来,我们也盼着人家来,有个人气,有点收入。”老妇人说。

  “你能挣点旅游的钱吗?”我问。

  “好嘞,去年来了几个大学生,在家里炕上住了一宿,吃了两顿饭,给了100块钱。他们说,还会介绍别人来呢。过一阵子放暑假,这里人就会多点。”老妇人说,看上去这点收入让这个山村妇女很满足。我想,她在内心里一定是与种土豆的收入进行了比较,很明显,接待旅游者的劳动付出更少。

  离开了新云石堡,在回右玉县城的路上,再一次见到了旧云石堡。一个高大威严的黄土城堡,兀立在山顶之上,落寞地俯瞰着脚下的河谷,只有太阳用余晖给她绣着温暖的金边。

  “为什么会有新旧两个云石堡?”我问王德功。

  “这里面有一段插曲,你记得三国时诸葛亮派马谡镇守街亭,街亭因被司马懿围困,缺水而导致失守的故事吧。旧云石堡坐落在孤山秃峰之上,四五里之外才见河水,若是敌人切断水源,山顶上的城堡不几天就会成为马谡的街亭。因而在明朝万历十年被废弃了,成为右卫古城堡建筑中的一处败笔。”王德功说。

  “这段故事也让旧云石堡有了看头,新旧云石堡相距不远,连在一起,不是一条很好的旅游路线吗?”我说。

  据统计,右玉总土地面积为1967平方公里,有古城堡100多座,每20平方公里就有一座古城、古堡。这些古城、古堡在历史文献中有明确记载的就有80多座,该县近300个村庄1/3以上现存和曾经有过古堡,现在保存比较完好的古堡、古寨有30多座,其他不同程度地受到人为或自然因素的毁坏,但大多数还存有遗址。2006年8月,右玉县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授予“中国古堡之乡”称号。

  其实,它们都是古代军事防御体系的主城部分。这里的古堡见证着中国古代历史的著名事件,蕴含着丰富的旅游价值。

  实地探访下来,我觉得右玉古堡可以简单分成两类。一类是现今依然有人居住的古堡,如右卫古城、杀虎堡、威远堡、牛心堡等;另一类是已经无人居住的古堡,如云石堡、云阳堡、铁山堡等。两类古堡风格在历史上恐怕是大致相近的,而如今给人的感觉却迥然不同。

  右卫古城虽然在历史上经历过许多惨烈的战斗,但城损而复修,至今大致保持着原始风貌。城中有几百户人家居住,有规模不小的中学,饭店、旅馆和各类商店,人们在古堡中央的十字街头,自由地摆摊售卖各类农副产品。如果不是四周有三丈高的城墙围着,进城得穿过古老的城门洞,你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镇子,或者大一点的村子。

  这里的城墙可以随便上,我站在城墙上,向外张望,但见一望无际的田畴沐浴着和煦的阳光,一条小河闪着宁静的金光,那曾卷起滚滚烟尘的蒙古铁骑,都隐没在历史的深处。向内张望,却是一幅世俗而又温馨的生活画面,古城里房舍林立,炊烟袅袅,道路纵横,交通繁忙。只不过,人们不是骑马,而是乘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往来穿梭。

  有人居住,古堡才显得那么生动鲜活,类似的场景也可以在威远堡、牛心堡找到。我一直在想,也许中国古代的许多城堡都是这样的,只是那些古代城堡大多毁掉了。而右玉这些活着的古堡,正好可满足我们对古堡历史的部分好奇。

  更多的古堡已经无人居住,如云石堡、云阳堡、铁山堡等。这些已经无人居住的古堡,也有其不同寻常的味道,吸引着画家、摄影爱好者关注的目光。

  近几年,右玉县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大打旅游牌,将全县境内所有的长城古堡都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通过加强对境内的古城、古堡的保护利用,不断挖掘积淀深厚的文化资源,使全县的旅游业日趋发展,蒸蒸日上。

  县财政每年列出专项资金20多万元,用于文物的勘测保护和乡村管理文物人员工资补助。县宣传、文化、文物部门还对古堡长城范围内的石刻、石碑等古迹进行抢救性保护,先后收集散落在民间的长城界碑、墓碑、石刻100多通,建起了石碑、石刻展厅,通过另一个侧面展示右玉厚重的历史文化。

  近年来,右玉县坚持保护与开发并举,继续以学术研讨会、文化论坛的形式,对历史文化进行深入研究探讨,大力开展对境内北魏和明代的长城以及古堡、古桥、汉墓群等文物遗址进行科学规划,合理保护利用文化资源,使蕴含在旅游资源中的文化潜能得以充分释放,使其形成了一道苍凉、古朴的风景线,让游人去体察感受当年那段金戈铁马、刀光剑影、鼓角铮鸣、烽火边城的历史岁月。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