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环球摘珍

荷兰羊角村:“冻龄”女神养成记

2019-04-16 11:31:02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陈星

  

  提到羊角村,大部分人都会联想到碧水粼粼、小舟轻漾的静谧田园水乡景致。然而,这座“世外桃源”里的本地居民,在近两年却有着外人看似有些“恃宠而骄”的甜蜜烦恼——羊角村的游客实在太多了。羊角村就像是一位“冻龄”女神,在持续火了60年之后,终于对旅游界“纸醉金迷”的生活感到厌倦——当地议会应居民要求,多次举办“应对繁忙,羊角村的生命、生活与未来”的研讨会,试图摆脱这种繁忙而又“多金”的生活。对于任何一座依靠旅游为生的村落而言,游客数量几乎决定了村落的生死,羊角村却为何想尽办法把金钱拒之门外呢?

  “小”乡村有“大”旅游

  羊角村地处荷兰较为偏远的东北部,隶属艾瑟尔省斯滕韦克尔兰德市,距离最近的大城市阿姆斯特丹也有近120公里。然而这座仅有2620名居民的小村庄却经营着32家宾馆、30家餐厅,每年迎来超过80万的国际游客。这代表了惊人的旅游吸引力:80万国际游客占据了荷兰这个旅游大国游客总量的5%,到访荷兰的30万中国游客中有2/3会选择游览羊角村。

  当然,作为荷兰最为重要的乡村旅游磁极,大量游客带来了庞大的经济效益。根据羊角村当地旅游业企业家估算,平均每位华人游客为当地带来约750欧元的三产收入,仅羊角村吸引的华人游客就为艾瑟尔全省贡献了高达2900万欧元的经济效益。

  “白富美”也有“黑”历史

  众所周知的名气、络绎不绝的游客加上可观的旅游收益,如今的羊角村早已修炼成乡村旅游界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其实,这座在乡村旅游界被推上神坛的魅力水乡,也有着不为人知的“黑”历史。

  羊角村原属于教皇严密监管的大片森林沼泽无人区,直至公元1290年左右才迎来第一批定居者——天主教流放者。流放者为了生存只能夜以继日地在泥沼里挖取泥炭谋生,他们在挖掘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山羊角,因而给这个地方取名为“山羊的角”。

  经历过数百年的挖掘,羊角村的泥炭资源逐渐枯竭,只留下了数千名流亡者的后代和大量废弃的沟壑、运河河道。远离大城市,大量的湖泊湿地也隔断了连通城市的陆路交通,羊角村仿佛成了一个发展的孤岛,因而成了荷兰城乡发展蓝图中被遗忘的角落,当地居民只能在一片狼藉的土地中,艰难地依靠传统农业和畜牧业维持生计。

  羊角村的逆袭秘诀

  这样一个满目疮痍的小村庄,如何一步一步逆袭成为世人向往的梦幻田园呢?

  20世纪欧洲各国迅速推进城市化进程,然而环境污染、城市拥堵、噪音嘈杂等问题却在各大城市肆虐,恬静乡村的美好成为都市人内心中最大的渴求。这时的羊角村依旧保持着乡村最原始的田园风情,纵横的水运河道也成了阻隔汽车最有利的路障——羊角村就像一位深闺院墙中的貌美女子未为世人得知。

  1958年羊角村迎来了一个闻名欧美的契机——荷兰导演伯特·哈安斯特若将羊角村选为《吹奏》的电影拍摄地。随着这部音乐喜剧电影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羊角村这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似乎在一夜之间就成了欧美人心目中的梦幻旅游地。紧抓电影带来的机遇,羊角村随之打出了“荷兰威尼斯”的宣传口号,迅速打开欧美市场。2015年羊角村针对日渐扩大的华人旅游市场推出了《你好,荷兰》纪录片,通过一位中国女孩追寻梦想中“世外桃源”的经历,以中国人的视角审视在国际上早就名声大躁的水乡风情,进而迅速打开中国市场。随着羊角村旅游休闲业价值的迅速提升,羊角村的支柱产业也由传统农业转型为旅游产业。

  视频推广可以让乡村小土妞摇身一变成为“网红美女”,但是想要成为真正的“流量明星”,就必须依靠精心收拾。对于羊角村而言,定制化的规划是其“经久不衰”的核心秘诀。

  羊角村根据自身土地性质,通过精细化的土地规划,完整地保留了水乡的河道肌理和船运文化,并通过土地整理形成了整齐划一的河道景观。正是当年对这些水乡元素的保护和整合,才成就了如今羊角村旅游发展的最大特色。

  在农用地和畜牧用地紧缺,村落间交通极为不便利的背景下,羊角村的规划选择了一种保守却高效的方式——尽可能保留乡村河道,尽可能减少道路建设。在解决土地紧缺的问题上,羊角村通过优化土壤、水质等技术性手段,通过提升土地生产效率来提高农业产值,而非进行河道填埋等土地扩张方式。为解决村落间交通问题,羊角村通过农户间土地交换,尽可能缩短农户与农田距离,而非一味地进行道路建设。

  羊角村的土地规划开发是“自下而上”更具主动性的 “先动脑子,后建设”。在熟悉村落特质的羊角村-村集体主导下,该村结合荷兰乡村建设大背景,形成最大化放大自身特点的规划。为了平衡了农业、自然景观、旅游休闲等多方利益,羊角村明确规定5000公顷土地面积中的2600公顷集中用作农业生产,2400公顷用作自然保护用地;为保护生态景观资源,村内主要区域不再开放观光,只预留250公顷的公共水域,并集中开发数条特定水道用于旅游休闲。在土地开发期间,羊角村聘请当地建筑师历时8个月修复破败的废弃农场,构建了农场博物馆,展现村落农业历史,激发村庄的历史文脉价值。

  在景区维护上,羊角村通过多部门的协作管理,实现了生态景观、历史文脉、景区资产管理的多元管理模式。荷兰最大的自然保护协会德维登负责对羊角村的水域、湿地沼泽进行景观维护,每年组织人员对景区内芦苇进行收割,并通过生态景观设计来确保羊角村生态景观的稳定。羊角村内部的旅游功能开发经营工作,如文化历史活动管理、户外亲子教育活动组织等,主要由荷兰林业委员会负责。不同于其他景区风貌、资产的统一管理,羊角村的房屋、桥梁、花园等景观均为当地居民的私有财产,而正是由于当地居民对于个人财产的积极主动维护,才保证了羊角村数十年的良好乡村风貌。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编单之蔷曾撰文写道,行船是游览山水的最好方式。舟楫时代的游览是“过程游”,坐船人在意的是舟行途中的景观,观赏的风景一般具有连续性和整体性,因此舟楫旅游注重的是全程的体验与感受。而这种体验似乎是全世界通用的,静谧如世外桃源的羊角村,就通过构建“耳语船”观光体系将田园水乡之美放大到极致。“耳语船”由羊角村最传统的平底船改造而成,最宽之处也不过1米左右,船尾配备一个无声的电动马达,通过方向盘控制可以实现行船无声。每艘船装有两个电池,平均可以行驶6-8个小时。“耳语船”由于驾驶简易、船体小巧,因此不需要配置专业人员,这也为家庭游客、年轻情侣提供了私密、浪漫的游览空间。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