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瓜棚语丝

乡村的绿

2019-04-16 11:29:43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赖运胜

  

  我是在岭南乡村的绿里漂染长大的。因此,对乡村的绿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尤其是九连山区乡村那许多的惊奇、太多的美丽。

  是啊!在乡村里,你若随意地或不经意地来个拐弯和跨越、一次仰头和回眸,总会给你很自然地带来一片崭新的天地,而让你感受最强烈的,正是那环境优美的自然生态独特符号——绿!

  何为绿?《说文》道:绿,帛青黄色也。《释名》曰:绿,浏也。荆泉之水于上视之,浏然绿色,此似之也。绿,即自然,便是万物生灵的颜色。绿,在中国文化中有生命的含义,也是春季的象征。所以,人们都说,绿色是和平的颜色,自然的颜色,生命的颜色,希望的颜色。

  乡村的绿,是一种安然飘逸、恩惠天地的底色。蓝天的晴碧,山风的清爽,山泉的澄澈,富氧的透明,田园的织锦,鸟语的韵律,花香的微醺,以及围屋传来的鸡鸣犬吠,乡土的美食品尝,自酿黄酒的浅斟小酌,人的心境无不是悠然、自在、飘摇、沉醉、冥思、畅想,甚至物我两忘。在乡村,越是深入其中,这种感受越是深刻。陪伴你的是奇花、异草、繁叶、甜果、乔木、古藤、虬枝、盘根⋯⋯让你进入一个别样的绿色天堂。

  那墨绿的古榕、古柏、香樟、梧桐、枫荷、油茶、棕榈像一张张挂满长须和斑驳脸庞的老者般站在四旁,或苍迈,或风雅,或清新,或世故,恬淡惬意,神态悠然。那桃李、柑橘、椎子、青栗、山榄、米籽、桔扭、青梅等青翠碧绿,纷纷扬扬。屋门前的小溪潺潺流淌,溪边上墨青的李树上果实已挂满枝头,忽隐忽现地探出那泛着淡青的脸儿,洁净而潇洒。还有菜园角落的几棵黛青的柚子树上,鸟儿在蹦上蹦下,跳来跳去,欢快地叽叽喳喳。还有那丛丛簇簇的猕猴桃,随意地攀延在围屋旁,虽是从山上移植嫁接而来,细致的山里人却专门搭起棚架,让其攀延伸展。那青青藤蔓,盘根错节,枝叶繁茂,团团簇簇,葱葱郁郁,把淡泊静寂的青砖灰瓦的围屋也衬托得天真无瑕,又鲜活炽烈、热情奔放。在猕猴桃树的绿伞下,那透出的一个个椭圆形青褐色猕猴桃果,悬挂在藤枝腋下,就像耀眼的绿宝石,玲珑剔透,闪烁着晶莹的绿光,散发着淡淡的果香。

  当你的视线向着远山望去,立马就被铺天盖地的绿色漂染包围了。漫山遍野的绿浪,翻卷着淌过织锦般的田园、山野,虽不是规整有序,却也生机盎然、气象万千,极富动感且雅趣和晖,就像一群乡村顽童,在田园、山野间,你推我,我搡你,在嬉闹中透着随意、自在,在欢乐里透着亲切、悠然。虽然我的自然知识很有限,无法一一唤出这些绿色植物的名号,但这绿色的漂染却为我留下了极为深刻且永远无法消弭的记忆和映象。

  乡村的绿,是一种铺天匝地、人见人爱的绿。在大自然里,人们越是深入其中,绿色的感受就越是深刻。尤其是这神奇美丽的绿,总是让人忘却一切,不知不觉地走进一个别样的“世外桃源”。所以,人们都说乡村的山是一重一重的。若你仔细点一点,竟有那么多层的重峦叠嶂隐隐约约。人们也说,乡村的绿是一层一层的。若你仔细数一数,也足见那绿的多元和缤纷斑斓。近在眼前的那层绿,就格外清新鲜活嫩滑;远在身外的那就是翠绿色的,再远一点的,便是墨绿的了;若再接近天际的便是苍绿的一片,那是真正的长林远树和出没的烟霏了。在远处看山,绿就显得很有层次,山的大半是青翠,还剩小半是重碧,也许这是森林和竹林上下错杂、高低错落的缘故。以至近看,那绿又浓淡深浅不一、风采各异。茂密的灌木丛婆婆娑娑,滴绿俊茂;高挑的修竹却漪漪清清,隽永秀逸。遍地的狼萁草、山茅草等又有点绿的深沉了。抬头仰望,是青松翠杉的苍桧,凌云千尺,树冠交织,古藤缠绕。婆娑的树枝密叶宛如一个绿色漂染的天然博览会展。可以说,即使你是一个丹青高手,也调不出这样自然、如此丰富而又不尽相同的绿色来。那满山的树碧,泼地的草青里,让人近挹青翠,远收黛绿,也让人耳目一新,陶然色喜。晨曦,满天映衬出绿的层次,幻化出淡绿、深绿、青绿、黄绿、墨绿的微妙色差,总是如此的彤云密布,又如此层次分明。在无垠的时空里满是毫无间隙的绿,不断地向人们涌来,令人屏息凝神,甚至瞬间的眩晕。伸手时,可掬一捧凝结的绿;旋身时,是簇簇流转的绿;呼吸时,是缕缕馨香的绿;抒怀时,是满怀深浅的绿。此时的你,总要轻轻地放缓一下脚步,怕惊扰了一场美丽的绿梦。当人们聆听绿的心语,与绿对话,耳膜里总是挤满了绿的搏动,且让绿浸满了人体的肌肤毛孔,渗入人们的心脑血脉,让人全身都布满了绿色,就连思绪也都漂染成绿色的了。有这样的绿,这样的洗礼,有谁会不觉得满身心的清爽至极呢?

  乡村的绿,是一种层层叠叠、千变万化的绿。这绿一直延伸到云谷溪畔、山岩道边、居屋窗前。小桥在绿间的流水上横架,小路在绿中蜿蜒伸展,屋舍也在绿丛中缭绕闪烁。人们开玩笑说,在这里太阳的光束是绿色的,风雨的声律是绿色的,人们的笑声也是绿色的,只要你双手向空中随便一抓,那满掌心都是生生的绿色。当人们伫立在万绿丛中,一阵阵草木的幽香扑面而来。那高大葳蕤的古树吞天地之精气,吸日月之精华,其散发出的特有体香穿透天地,令人心醉神迷。正如司马相如所言:“缥呼忽忽,惹神仙之仿佛。”人们合上双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世间竟有这般美好的山野丛林,这般醉人的绿色,让人亦梦亦幻,犹如跌落在一个绿的深渊,置身闲寂的人间仙境,采摘着一片片被绿叶泡透的宁静,采撷着一支支绿色漂染的歌谣。在乡村,就曾有一个画家告诉我,绿色给了他的画以深远而清新的意境;有一个音乐家也告诉我,绿色给了他的曲子以优美的旋律和叶绿素般的激情;还有一个作家告诉我,绿色不止一次给了他的作品以嫩叶般新鲜的微笑。是呀,不管是文人墨客还是贤达布衣,又有谁不喜欢这人见人爱的绿色呢?就连来此一游的外乡姑娘也羞怯地说,在折断的几片小树上绽出的绿叶,竟给了她们追求美好新生活的向往。

  乡村的绿,是一种韵律紧凑、湍流潺动的绿。无论你从哪一条山路来到山乡小镇,你能看到的绿还有更多层次。瞧,近是嫩绿,远是深绿,更远是黛绿、淡绿。如果走到更远处再回头凝神伫望,那片片重叠的绿又转为浅绿、深绿、苍绿、墨绿,甚至让人们都难于说出绿的名字了。看,山峦上的绿带有些褐色,竹丛旁边的绿略带蓝色,而溪水处,那绿中又多了些淡白的成分了。真是一绿万色中,一色千般秀!当你深入到万绿的森林里,越深入丛林就越是茂密幽深,树从头至脚穿上了苔藓衣,绿上生绿,野趣盎然。你只要用心灵和耳朵谛听,深邃幽静绿叶丛中的鸟鸣乐音,路畔溪涧传来涓涓的泉水声,再配上绿叶的风簌细语,仿佛是在演奏一曲悠扬的大自然交响曲,把神奇的山野梵音融进了悠悠的绿色之中,张扬着一株又一株绿的生灵,让风儿碰醒了一叶绿梦,轻轻一旋,晨露散落在绿盘里,又如唐诗宋词中的赞叹,一滴一韵,一句一律,令人怦然心动。在绿色的氤氲中,让人们都有在绿色中聆听天籁之音的浓浓福气。在拂风细雨与绿色接吻时,就会自然地演绎出一种清新雅韵的世间妙曲梵音。暴风骤雨时,其音律就又会像千军万马奔腾咆哮的战阵;在和风细雨里,乐音又似少女怀春时喃喃细絮,窃窃低语。正是这自然质朴的绿色韵律,总能让人恍然走进大自然绿色的五脏六腑,悠然自得地体味着苍穹下最广阔的宁静和最深沉的梵音。

  是啊,乡村的绿是自然之色。这大自然的绿,归根结底是日的光华、水的精灵凝聚而成的自然本色。山上那山花的姹紫和艳丽,山果的金黄或猩红,都是从这绿色发展成熟而来的。岭南轻拂的山风和充沛的雨雾孕育了这绿,而这绿又纯化了天地间的空气,保持了岭南山脉的水土,繁衍了无数的生命。人们都说,这里的绿是着实让人爱的绿,绿得丰腴,绿得水灵,绿得养人!正是这绿,让山里人深知这绿色的养育之恩,最富于这大地的自然本色。只有这绿山似的健壮,大树样的硬朗,山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是有益于山里人的山珍野味,生活中的宝贵财富呢?这儿出产的药材、食材、山果、鲜花等土特产,都让人们钟情有加。尤其是山乡的绿茶,乡村人都风趣地叫它长命茶,不但给人们带来清香,带来雅韵,还让人解渴,清润消滞养人呢!

  是啊,乡村的绿是生命之色。那山上的树,一棵棵粗壮、雄健;那一竿竿竹,挺拔、轩昂;那一根根山藤,一棵棵野草,婆娑葱郁。众多的生命就在这里孕育、萌发、生长、茁壮。森林绿化率达80%以上,植物种类达1000多个品种,其中松、杉、樟、梨、椎、枫、荷、竹等是常见的了,还有那珍稀植物呢!山上的杂树及竹子大都无须栽种,全靠自己蓬勃的生命力而蔚然成林。人们称其为砍不完的树,伐不完的竹。至于那繁花异草,山果药材,飞禽走兽也是多的繁不胜数了。绿色的生物能在此繁衍不绝,也就足以说明这山间蕴藏着多少生机与活力!正是这包罗万象的奇异绿色,招引着众多喜欢大山、钟爱绿色的“寻绿”人前来,休闲观光、休养生息,采集绿色植物,探索生命奥秘。

  是啊,乡村的绿是欢乐之色。这里的山是绿的,这里的水也是绿的,无论是水库、山塘、溪流、泉眼,还是池塘、沟渠的水都被绿色完全地浸染了。在这里,山泉水滑滑的,微漾着,比狼萁草的绿更浓一点,比青松绿杉的绿略淡一些。绿水是那么的鲜活艳丽,总带着一股儿的甜意。在安静时,它是柔柔的,圈圈的涟漪浮着甜甜的笑。飞迸的时候,它奔腾湍急,在悬崖峭壁之上倾泻而下,那晶莹多芒的浪花和吼声,凸显其永不休止的生命力。

  在溪潭中,那一潭碧水的诗情画意,就来自它时刻变化着的百态千姿。溪水像一块不成形的长绸晒在阳光下。水色黛绿且清冽,有山岩横立,有竹(木)亭相依,水边更是有一条小山道在蜿蜒。翡翠般的水珠溅在溪畔的青草上,看着它从枝叶下滑落下来,再从岩旁绕过,接着又从岩石下探出头来,活脱脱是那一颗颗未经雕琢的绿色翡翠。溪水两旁枝叶繁茂,那绿色弯着细腰一直垂到水面,让你看到那绿草花枝乱石都倒映进去了,蓝天白云也倒映进去了,还有树上的几只小鸟、山道上的行人,仿佛还留着那笑盈盈的愜意呢。所以人们说,绿水是山中的一条弯弯的小路,小路又是潺潺流淌的一溪绿水。当一块巨石挡在眼前,你只要沿着山道绕过去,眼前陡然又有那澄碧的潭水浮出来了,还有那壮观碧青的瀑布挂了出来。总之,无论置身何处,两耳始终灌满了淙淙、潺潺、哗哗的绿色水流声,不但悦耳动听,还有点甜的山泉水,如果有人掬上一捧在鼻前闻去,肯定会让人醉倒在绿色清甜的溪流怀抱里。

  在阳光下,山雾化作七彩,横跨飞瀑之上。那潺涭而去的流水便绿得更荧荧而煜煜,并最终汇集于一束万绿绶带般的东江河里,轻盈、温柔、明亮得很。荡舟江上的你,便可感到处处都是无边的万绿。蓝天上的云霞欢乐着,云儿笑了,霞儿也乐了;江岸的树木是婀娜的,枝叶在招展了;树上的鸟儿是翠色的,翠色鸟儿在呢喃歌唱了。霞光中,遥望着这九连山海拔1400多米高的黄牛石峰顶,让我仿佛看到了欢乐的生命在这绿色的天地间翱翔。

  久居都市的我,每当闲暇独处时,总是免不了要怀念绿色漂染的乡村的,有时还会学着古人的样子,在亘古的月光下,深情地寻觅和眷恋着乡村的山水,乡村的草木,乡村的万绿。我不记得曾读过哪位诗人的一首诗:那一天,寻着心底的期盼,踏着晨辉,来到你的跟前;那一月,放纵所有的感慨,梳理颜色,诉说你的斑斓;那一年,倾尽亘古的诗句,研墨执笔,勾勒你的曲线;那一世,聆日出日落的心曲,任发如霜,浸满对你的依恋。

  真不知道,你对乡村的绿,是否也是这样的依恋?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