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网 > 瓜棚语丝

忆金猪金粮

2019-04-16 11:28:12       来源:美好生活-中国农村网    作者:马洪利

  

  狗吠丰年,猪迎新春,猪年祝福,猪年说猪。转眼间,12年一个轮回的新猪年来到了,感慨之中让我想起了20世纪计划经济年代,“斤猪斤粮”(金猪金粮)交“任务猪”的往事来。

  在吃“大锅饭”的那个年代,粮食奇缺,社员们一年到头分不到几斤粮食,大多数家庭穷的揭不开锅,依靠吃糠咽菜过日子。在那个依靠工分换粮食吃饭的年代,一个整劳力(整劳力就是年轻力壮的男劳力)辛辛苦苦干一天是10分工,一个工日才折合七八分钱。而年老体弱的男劳力以及不满18岁的男劳力,还有参加农业劳动的妇女劳力都被定格为“半劳力”,忙活一天只能混“半个工”,挣5分工,仅几分钱。忙忙碌碌地从年头到年尾,靠工分换来的那点粮食少得可怜,还不如交一头100多斤的生猪得来的粮食多呢。

  那时候,养猪最吃香,福利待遇相当高,那叫“交任务猪”,当时就有“搞好养猪支援国家建设,养猪积肥支持农业生产”的标语,以及“多为国家做贡献”的口号。社员辛苦劳碌一年养一头上百斤的猪,到公社肉食店交上“任务”后,凭着到手的“票据证明”,不仅可以按所交“任务猪”的斤两给予“一斤猪一斤粮”的粮食奖励,还有100斤的饲料粮作为保底添补。而且更让人欣喜的是,在那个“走集体,大锅饭,割尾巴”的年代,养猪户竟然还能享受到三分“饲料地”的扶持补贴,让养猪户自由耕种。在那个“凭票买肉、计划吃肉”的年代,这不能不说是对生产队社员养猪破例的“高度重视”了。另外,养猪户还有“工分补贴”,一头猪可以补贴给二三百分。所以说,家家户户自然也就都想方设法、竭尽全力地下决心喂上一头“救命猪”或“幸福猪”了。鉴于“斤猪斤粮”的金贵,也就把“斤猪斤粮”叫作“金猪金粮”了。因此,庄户人家总是说“一个棒劳力辛苦干一年,还不如一头猪挣粮食多。”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以生产队为集体核算单位,社员家家户户都千方百计地养上一两头猪。养猪是农民最主要的家庭副业,春天抓上一两头小猪,到年底长大后,若在公社采购站顺利地交上“任务”,再给物有所值地划个好等级,不被压级压价,卖上好价钱的话,就可以用做来年的主要花销,靠养猪换来的收入买布料、买油盐、买各种生活必需品。猪价钱的界定,一般按照所交“任务猪”的肥瘦程度和总体质量划分为等级。采购站工作人员对那些排队挨号等待“验级”的任务猪,都要逐一“验身”过关,通过检验评测之后,便用剪刀在猪身上绞去猪毛,绞出每头猪所属级数的“级差”来。收猪还有“特级猪”划价,其价格最高,但这个等级的“星级猪”却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交猪的社员并不奢望自家猪划成“特级”或“一级”的等次,能给划个二级价就不错了,一般都是三级以下,更多的则是四五级。当时生猪的基本收购价是每斤五六毛钱,“任务猪”划价的每个级差是五分钱左右。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猪粪是个宝,庄稼离不了,那时候没有化肥,种地侍候庄稼以农家肥为主。生产队里的社员主要农活就是挑粪上山,为农作物备肥运粪。所以,社员养猪除了向国家“交任务”之外,更重要的是为生产队攒粪增加肥料,支援农业生产。为了多积肥料,多打粮食,鼓励社员养猪,生产队专门派社员帮着养猪户挑土垫栏。由于喂成功一头猪的苦劳和功劳都很大,所以总是被人另眼相看和称赞。而且,生产队里还要特地召开社员大会,对成绩突出的养猪户进行表彰奖励,大张旗鼓地为养猪功臣披红戴花,隆重表扬。

  当年公社和大队是大力鼓励农民养猪的,计划经济时代农民要向国家交“任务猪”,因为生猪不允许私自出售,必须统一交给国家,再由国家来进行分配。临近年底到公社采购站交“任务猪”的时候,要小心伺候,生怕历尽千辛万苦喂大的“任务猪”有个什么意外和闪失。因为那时候交通不便,须连拉带拽地用绳子牵着“任务猪”,步行几十里山路赶到公社采购站(肉食店)。

  在那个吃糠咽菜的贫穷年代,喂猪确实也不容易,人都没有什么可吃的好东西,更何况是“二师兄”呢。猪的伙食可怜的无以言表,除了刷锅水就是麦糠、烂菜叶子、地瓜干儿,一些青绿嫩肥的杂草、野草便是猪享用的美味佳肴了。那时候,喂猪没有像样的饲料可言,全靠打猪草,孩子们放学后的主要任务就是上山去拔猪草,去拔猪最爱吃的灰烬菜、蓬蓬菜、马生菜、营生菜等等。因为没有什么“美食”可喂,所以生猪出栏特别慢,一头猪至少要喂上一整年,甚至一年半到两年才出栏,且也只有100多斤。不像现在一些依靠激素、添加剂、催肥药、催熟剂、三月肥等“科学养猪法”催肥的“早熟猪”,仅用三四个月就能长到二三百斤快速出栏。不过,虽然那时候猪的生活很清苦,没什么口福,但毕竟吃的都是些无污染、无公害的原生态“绿色食品”,猪的肉质自然是色香味俱佳,是实打实、百分百的“放心肉”。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霍然